其实活的温和又苍老也没什么不好的,不对世界充满偏见,不对社会讽刺又批判。在内心里开一块花圃,红砖围出一个篱笆,种花种草,只要不危害到我花儿的都只是小风小浪。因为活的够平静,反而还能看到与激情世界不同的乐趣,在风暴里找到一块小净土,取名伊甸园。挺好。

无心发表在写作网站上,写作的性向以及内容不固定,希望被人看到。

综上所述,我真找不出比这样垃圾的lofter更好用的软件了……微博更倾向日常号,发文会发,但关注不多。今天去知乎找了半天也没找出个所以然,找不到新根据地,很悲伤了。

遗书献给你,Mi amigo!

我的新朋友

 

 

嗨,傻逼,收到这份书的话就说明我已经死掉了。

 

 

我要死在哪里呢?你记得我们隔壁那楼的大爷种了一片薰衣草么,我想从直升机上不带降落伞地跳下去摔到他们家院子里,我知道你肯定要说我歹毒,会吓到老人家,不过老人家前几天去世了,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讲,所以我到了地狱或者天堂和他相会的话会去负荆请罪的。

 

我不活下去的理由你肯定很清楚了,不清楚也没有关系,因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就是很简单么,你也知道我这辈子活的随意,就是顺便去死而已。本来我想就这样拜拜world了,但是想想还是跟你说说好了,我的日记在桌子上,我的密码全写在最后一页了,你自己看着玩儿吧,死讯我自己定时公布了,你就象征性为我流两滴眼泪吧。你必须哭一下,用洋葱也得把眼泪给我熏出来,不然我就死得太没意义了。

 

好吧,还是给你道歉,本来我说陪你一起死的,现在自己先偷偷溜了,我从不劝你活着,你会怪我吗?我现在才想到这个问题,我有时候会担心你觉得我太过于冷漠,一点也不关心你,不关心你的死活,不关心你的喜怒哀乐,但我觉得给你说抱抱啊亲亲啊都是bullshit。我他妈站没站在你身后你没点逼数吗?我做鬼也浮在你背后,好吧?不过你也没向我抱怨过这些,我就当你有这个逼数吧。

 

你还记得我写的那篇虫子吗?那条棕色的,咬住我脖子的大虫。我这几天又看到它了,总是紧紧地吸在我的脖子上,大动脉都快给我咬开了。我现在一面避着它一面给你写遗书呢,感动不?上一次看到它的时候我不是足足一个月没有讲话吗,我其实一直没告诉你,你来陪我的时候我特想说爱你了,但是它不让我讲,后来又觉得恶心过头了,太肉麻了,现在都准备死了,就热情表白一回吧。我死后你记得去我的房间拿糖,一整个抽屉都是给你的,但是你必须得把我最喜欢的那个立在你床头的布偶烧给我好吧?不然我肯定附身它去。

 

害怕吗?我估计你会问我这个问题。其实还是害怕的,求生欲太顽强了,但是想到死亡会使人更快乐,也就没那么害怕了。你之前不是问“遇到什么就想以死亡来逃避的人,该有多胆小啊?”那你现在知道了吧,就我这样的胆量。

 

我最近经常想起我自己写的:“黑色的世界开出白色的花了”这句话,其实我自己写的时候也很懵我到底想表达什么。怎么讲呢,我其实是在写你,惊讶吗?你有时候太阴暗了,像在关了灯的房间里的黑人。btw我没有种族歧视,peace。你的负面情绪总来的不明不白,太容易恨一个人,又太容易原谅一个人,太容易喜欢一个人。我怀疑你是太寂寞了,所以一旦认为他人和你的关系算好就容易倾诉,恨不得扒老底给人家看,但你这样很容易受伤的知道吗。明明是刺猬,还要把尖刺给拔了,露出个软躯给别人看,你这样太容易流血,太容易很快就死掉了。所以我说黑色的世界,是你的世界。白色的花我其实是在不要脸的隐喻自己,白色在黑色里是最显眼的,我想一点点填补你的黑色,说侵染也不为过,其实也是自己自私,不管你怎么想,就想要你活着,活在我身边。

 

 

你最近变了很多,可能是因为到了新的环境吧,其实我挺为你的改变开心的,但我又担心。你真的适合改变吗?你的改变又真的是你想要的改变吗?你之前太过阴暗,太过孤僻,太过脆弱,现在却努力地阳光,努力地合群,努力地坚强。我并不是说你不该这样,但是你变得太快了,你都不给自己一点喘息的机会,你的快乐能量要是很快地耗尽了,你该拿什么填补情绪槽啊?你慢一点,快乐就好了,但不要强迫自己天天快乐,你该用一些偶然的时光去悲伤,去愤怒,去痛苦,你是丰富的,你不能只充满快乐,那样会很累的。

 

 

要说我在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放不下,可能就只有你了。我的家人会理解我的决定,你也知道。她们尊重死亡,尊重我的每一个决定,所以我挺开心的。不过还好你是你,如果是其他人,肯定要说我不知足了,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还不满足,总想着要死。但是我就这样了,再美妙的环境我也能活的悲观又冷漠,我就这么个人了。你看你,生活的那么艰难还努力的活着,多好。我就在下面等着,你说好的四十岁死,早一秒晚一秒我都要找到你,打你。

 

你说你不想去天堂,也不想去地狱,你太得意了,谁让你要求那么多的啊。人要是死掉了,肯定就随随便便了,去哪儿?按分配。要你决定的话,天堂地狱的工作人员还吃饭不吃饭了?别担心见不到我,你来的时候我肯定到处都混熟了,能带你超社会。

 

我写完了。没什么想对你说的了。我现在去把这封信寄出去,你收到的时候千万记得为我掉两滴眼泪。□□前两天跟我说你很久没给他写信了,我就说去你妈的吧!她都忘记给我写了。你真是太薄情了。

 

没什么事的时候记得想我,开心的时候就不用想了,寂寞的时候就想想我,我活在你的肌肤上,和你身上成千上万数不清的细菌和微生物活在一起,你不论在哪个角落我都陪着你的,好吧?

 

 

你的白文

某年某月某日

于你的脑垂体


张鹋

很容易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