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收到的最深的诅咒,是她在耳边说爱我,是温热的吐息,蜜糖味的陷阱。从此以后我知晓自己没法不爱她,用尽多少力气,也没法子将自己从爱恋里抽离出一丝一毫,任凭天崩地裂,海枯石烂。因为她这一句话,我受多少苦都甘愿,哪怕她已不再爱我。”

授权

评论

热度(45)

张鹋

很容易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