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方式

“不要绝对的自由。”她说,“一旦给予他们自由,他们便会贪得无厌,他们会说有骂人的自由,有抢劫的自由,有杀人的自由,有强奸的自由,有绑架的自由,这时候建立法规也没有用,因为他们会有推翻法规的自由,法规是一种形式上的束缚,它和自由是相对的,它们是不能同时存在的存在。那这最终会导致什么,我不说你也知道。”

“但也不能给予他们极端的束缚。”她又说,“一旦束缚的太紧,他们就会开始渴望自由,不是每一头猪都愿意被饲养,没有用的,你知道——如果不让他们体会自由,只给予束缚,那他们会变成机器人。但人类的情感里就存在反叛因子,而只要有一个人将反叛意识表达出来,那他人就会被影响到,他们会发现自己的利益受到了侵犯——我是说,每个人的思维是独立的,他们有自由行动的权利,这是属于他们的利益——于是他们会开始去追逐他认为能让他的利益最大化的东西。而这必然导致破坏一些人自认为的和平。你知道的,就像有人不愿意被饲养,自然也有人愿意按照一切安排好的步骤来走,于是他们的利益就开始碰撞了——那时候我们就必须开始担心:少数派只会是一时的吗?”

“好吧,那这样一想,就只有一种能给予他们的东西了。”她最后说,“他们最终都会迎来死亡,且不论哪种方式都是加速他们的死亡。那么就赐予他们死亡吧,这才是真正的无欲无求,最正派且永不会被推翻的和平。”

标签

授权

评论

热度(17)

张鹋

很容易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