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解剖的实验课上看视频了,虽然老师本来叫我们看骨头的,结果我们看人解剖头解剖肚子去了,被福尔马林泡过的人僵硬的像石膏一样,皮肤颜色都没有的,划开以后里面的肉长得跟熟了一样。血管长得很像白色的树枝,那个被解剖脑子的人脑花白白的,医生开脑的时候看得我痛死了。摸了人骨,箱子里的颅骨上被上一届或者上上上上上一届或者不是我们学校的人写了字,很生气。

石膏骨头先生的手被室友摸掉了,对不起骨头先生,但你的脚怎么也掉了,你太可怜了。但我又不能抱抱你,不然你就散架了。

唉。

标签

授权

评论

热度(8)

张鹋

很容易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