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庆年的六英镑

有一件和我怂逼的外表和内在看起来很不符的就是——我抽烟。


我大概是高中开始自己买烟,抽烟的了,但是没有烟瘾,也不在外人面前抽烟,除了我自己和两个关系特别好的人而外,几乎没有人知道我抽烟。我抽烟也没有理由,不是为了消愁,不是为了耍帅(可能有这个原因??)就是想抽了,就买了,然后就抽。有时候想起来自己还有烟,就拿出来抽一两根或者抽一盒,想不起来的时候就让它沉睡在我的柜子里。


抽烟也有两三年了,但说实话,我现在都还不太会抽烟,说句很好笑的话就是前有zy槟榔配烟法力无边,今有二喵奶糖配烟傻逼无限。我很喜欢烟从嘴巴里吐出来的时候, 把我整个眼前都掩盖了,白茫茫的雾,把我整个人都罩在里面,那一刻好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我中二期且容易悲伤怀秋的那段时间,曾经用烟烫过自己,手腕还有脚踝,现在手腕那里还有一个小小的疤,深一点的颜色。军训晒黑以后几乎都看不到了,但这个疤不因为任何悲伤,就跟我抽烟一样,想烫了,就摁下去了。我曾经写过自白书,说我其实就是想博得关注被人疼惜,才干一些傻事,后来我把它放到子博里了。刚刚提到这里,就去找了一下,居然还没删。


大概就是几年前,我特别喜欢和别人说我悲惨的事。刚好那时年纪小,家庭关系复杂,熟悉我的人都觉得我可怜。

那时我喜欢给别人说我如何如何的悲惨,如何如何的被人欺负,我甚至有一种被欺负的越狠越好的感觉,我悄悄地哭,却又想尽办法让别人发现,我自残,用长袖遮起来,“偶然”刷起衣袖,获得一片嘘寒问暖。我干尽一切让别人认为我可怜的事,假装遮掩的很好,然后“不小心”的暴露出来让别人知道。

我自残,却从未真正考虑过死亡。我在学校不吃饭,却在周末大快朵颐。我装着特别坚强,却又偏偏要悄悄露出些马脚让别人知道。我仿佛是想要告诉全世界我有多惨,有多可怜,我想收获那些毫无意义的同情心,像是收获什么荣誉一样。

就因如此,现在想来不过鸡皮蒜毛之事在当时也是我卖弄可怜的法宝,或许有些事是真为我可怜之处,可当初的所有反应,情感,都是夸大了数十倍,数百倍的模样。我仿佛在利用人们的同情心,把自己塑造成可怜却又勇敢的圣女模样。

如今或许已经醒悟,很少再提家中之事,或许是领悟到了这些事毫无意义,或许是醒悟了不再如此卑鄙下作,偶尔看到卖弄家中辛苦的人,情不自禁的会想到自己。

所谓的被发出来的负能量于我而言,比起发泄,求助,更像是在寻求同情。像是整个世界都欠我的一样,为了自己那莫名其妙的玻璃心,我眼前的世界都像是灰色一般。

现在想想,不仅总会感叹。

  

啊,我竟是如此卑鄙可恶的人。

 


一直以来在我的脑袋里有两个对自己的看法,一个觉得自己牛逼坏了,什么都好,人人都该爱我,一个觉得自己垃圾透顶,爱我的都是傻逼,做什么都是为了博关注,做什么都是错的,都是假的。到现在这两个总会混在一起。我一直以来对自己都没有正确的认识和定位,但是在每每自我批评的时候我除了生气,悲伤,还会有一点开心,一点放松,好像觉得这些东西写出来骂出来就是在释放真正地自己了,就是在自我剖析,认识自己到底有多垃圾了。我总会被很多的东西困扰,我现在都还觉得说“我想红,想让大家都知道我,想让人都觉得我厉害。”这些话是很羞耻的,但是它就是存在我心底的一些想法,一些话,我不想默默无闻一生平庸,但我却走不上特别的那条路。


老板,一斤理想多少钱啊。


标签

授权

评论(12)

热度(9)

张鹋

很容易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