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蛾

民国,莫也也 @Lynn林喻安 的点文

本来是点的双军阀……呃,辞官也勉强算吧(呸

因为是短篇,所以不完整。有机会的话可以扩展一下。




是夜。林佑之刚从茶馆回来,就发现自家被入侵了。那辆熟悉的黑色轿车稳稳地停在他家大门口,门童站在一旁,从虚掩的大门瞟向屋子里面。

“谁来了?”虽然知道答案,林佑之还是决定问一问。

“回少爷,张海通张司令。”门童见他到了,立刻站好。佑之顿了一顿,尽力扬出个笑脸来,大力推开门,即刻就看到张海通七歪八扭地坐在对门大厅的太师椅上捧着茶,身边还站了两个带枪的侍卫,倒是他自己的仆人全被支下去了。呵!这个野蛮人!他在心里啐一口,尽量笑着,一手提着长衫的下摆,一手握着收起来的折扇,大声说:“嗳!张司令!不知您来,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张海通自然一早就看到了林佑之,看他满脸堆笑,却怎么也看不舒服,像有个面具罩在脸上,他摸不透。还不如不笑!他想,又不是不知道佑之讨厌他,特意挤笑容出来,看着也没劲。但又一想,这也算让他吃瘪,立刻心情好起来,对待他的假笑也以真心对付,立刻挥挥手让两个侍卫下去了,准备跟他聊聊。谁知林佑之像是看准机会似的,立刻唤仆人将点心端上来,足足十二道,每两三分钟来一趟人,林佑之又铁了心要把每一道都拿上来让他尝尝,张海通一时也不好打断,独自抿着茶在一旁生闷气了,直到十二道点心挨个挨个全部摆到桌子上,他喝茶都喝到肚胀,才终于找到说话的机会。

林佑之看他想开口,正准备再让仆人上两道菜,谁知张海通立刻捂住他的嘴,满手的烟草味钻进他的鼻子里,让他厌恶地皱一皱眉。他虽然也吸烟,但总不爱闻其他人身上的烟味的,更何况是个讨厌至极的人,他的心情立刻就下降到谷底——反正也不是太好。


“不吃东西,不喝茶了。”张海通看他皱眉,立刻软了声调,“我们就聊聊。”说罢他有看一看林佑之瞪着他的一双眼,哄他:“你不再喊人上来送些有的没的,我立刻就松开。”

林佑之翻了个白眼,算是默许了。张海通立刻放开手来,手掌心还残留些许林佑之唇上的温度,可还没等他心动,林佑之就拿了纱巾擦嘴,用力的很,看得他心一揪一揪的疼,想发火,又憋下来,独自握紧了拳头。



“说吧,想聊什么。”林佑之擦了嘴,纱巾随手一扔,掉地下了。他已然脱下了那个假笑的面具,及其慵懒的躺倒在太师椅上,翘起二郎腿来。

“嗳,你这样子看着才够真。”张海通突然笑眯眯地接了一句,趁佑之喝茶的间隙,立刻弯腰捡起落到他脚边的那块纱巾,藏进自己口袋里了。他这时还穿着军装,崭新的黑色,一下班就跑过来的。

“我来是想说,佑之。”张海通抿一抿唇,似乎有点紧张,“我想来聘你当我的副官……”

“呵!”还没等张海通说完,佑之一声冷笑打断他,“怎么,司令缺人手?还是觉得把曾经的对手拿来用很光荣?”

张海通这时不说话了,他始终是理亏的,之前他和林佑之都是军长,且林佑之能力还算比他更强,这届司令退休,于情于理都该是林佑之上任司令。司令却因为和他关系更好而提拔了他,林佑之一气之下辞官回家,捣鼓生意,这事也不过才短短半个月,贸然提起,自然是会触到佑之的怒点。

“还是你想找个人草?”林佑之突然阴阳怪气的笑起来,“城里卖屁股的那么多!司令何必来纠缠我一个!”

张海通即刻涨红了脸,他怎么敢说这样的话!他自始至终都是拿真心在对待他,结果在他林佑之心里竟然是这样低俗?醍醐灌顶!以前那些风花雪月,不过是他一个人的想法罢了!至于佑之,或许当初就是闲的很,找个乐子罢了。只有他是付出了真心的。

林佑之看他一副愤怒的样子,小声的哼一句。这话也算是出了口气,他始终不认为张海通是对他真心的,不然也不至于与他好的时候还去找小厮。张海通对这事倒有过解释,说是敌家给下的套,但他张海通以前也是个不干不净的人,肯为他就断的一干二净洁身自好?林佑之是不认为自己有这样大的魅力的。


张海通捏紧了拳头,觉得很难把这口气憋下去,最终还是咬了牙,忍住没摔杯子,立刻换了个尖酸的语气,让林佑之再好好想想,心里自然在盘算,到时候就算他林佑之不答应也是不行的,强抢而已!又不掉他几块肉。

林佑之不紧不慢地喝了口茶,透露出送客的意思。张海通自然看懂了,却执拗地稳坐在椅子上不吭声。这时有只飞蛾扑进来,绕着煤油灯扑腾,后来终于扑上去,呲的一声被烫落,掉到桌子上。林佑之盯着那只飞蛾,愣了半晌,拿纸把它给按死了。张海通也看了半天,最后终于起身走了。


标签

授权

评论(2)

热度(12)

  1. 泅戏儿张鹋 转载了此文字
    搂搂抱抱举高高!我爱二喵喵!

张鹋

很容易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