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二喵,垃圾写手。

 @世界第一的透明君 


我。许海鸥,女,直的,今天遭遇了人生一大难题。

 

今天,我怎么看我的朋友蓝天,都觉得她可爱又有趣,而且是比阿芙洛狄忒还美,比莎士比亚三部曲还有趣的那种想法。

而这一切,都是在这样的蓝天,在今天,亲了我的脸颊后发生的。

——在我的心里冒出粉红泡泡红色玫瑰之前,我一直认为自己宇直的。

 

 

 

我和蓝天从小学开始就是朋友了。但我们的性格截然不同,她外向我内向,她活泼我冷静,她阳光我阴沉,她表情丰富而我是个面瘫,我们身边的人都疑惑我们是怎么成为朋友的——爱看书的少女和爱捉蝴蝶的少女怎么也没有成为朋友的契机啊!

而我们的相遇及其狗血——同在小区后山上玩的捉蝴蝶的她摔倒在看书的我面前,以为我没朋友的她立刻眼泪汪汪地拉住我,带我在山上跑了一整天,差点给我跑出肺炎。就因为她,我的一整个假期都是在那个小坡上度过的,天亮她就来敲我门,天黑再和我一起回家。我妈见着我终于迈出家门,愉快地把我卖给了蓝天当朋友,此后十二年我都与她捆绑在一起,上同一个小学同一个初中同一个高中,因着理想的相似,又要开始在同一所大学待个四年。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巨直,虽然对男孩子的兴趣不大,但也从没对哪一个女孩子心动过,脑中的理想对象一直都是男生,所有正常直女的梦我都做过,也从没对蓝天产生过什么朋友以外的情绪,虽然前两天一个朋友对我们的名字提出很有cp感的感想,我也什么感觉也没有。

 

但是,在志愿结果出来的今天,发现我们一同被xx大学录取的蓝天同学,兴奋的抱住我亲了一口,从那一刻开始,我整颗心都荡漾了,刹那间心里涌进成堆的粉红色。天地良心!我与蓝天做朋友这么久,除了拉拉手和抱一抱(抱抱的次数还很少)而外几乎没做过任何更亲密的事,虽然她有心于此,但我总是巧妙的挡过了。可防不胜防,遭了今天这一吻,直接给我吻弯了。

 

这不能怪我。我想。

 

要怪就怪蓝天!是她整天给我安利百合漫百合小说,但是她在说这些的时候都有男朋友,而我,巨直·对恋爱没兴趣·文艺·少女,在成堆的百合漫里依旧直挺挺地活着,没想到今天却因为一个吻直接从筷子变成了蚊香!肯定是因为她潜移默化了我的思想!我晃了晃神,在我的脑内小剧场都快脑补出和蓝天结婚的情景之前,我赶忙捂住了她的嘴,阻止她接下来更猛烈的攻击。

 

“海鸥!我们又能在一个学校了!”她兴奋的冲我说。

我努力地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才勉强接受我喜欢她的事实——逃避比接受还困难,那就干脆接受好了。可是这个脑残少女蓝天aka没心没肺粗神经头号人物,很难让我看出她对我的举动是纯粹的友谊还是我也没摸清的双向爱恋。

“我问你。”我严肃的盯着她,“你喜欢我吗?”

“当然啊!”她大力拍一下我的肩膀,“你是我最喜欢的朋友了!”

 

我在心里长叹一口气——还好提前有心里准备。

 

“我也是。”我严肃的回复她。

 

蓝天快快乐乐地扑过来抱住我。

 

 

我。许海鸥,女,弯的。今天开始有了一个艰难的目标。

 

我一定要让这二傻子喜欢上我!

 

授权

评论(5)

热度(25)

张鹋

很容易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