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短暂 短暂珍惜

梦工厂

我不懂该怎么写小说了!


十七岁的夜晚冰冷且残酷,我站在天台的边缘,于寒风中瑟瑟发抖。在孤独且痛苦地走过十七年后,我终于没法再承受,选择死亡。

在跃下之前,我责怪生活,我责怪痛苦。我坚信我是天生的受难者,或者上辈子是穷凶极恶之人,我所存在的每一分钟都是为了受苦,偿还我上辈子的罪孽。天父使我降生的理由便是要我体会痛苦——而我再无法忍受了!我宁愿不去天堂,一辈子活在黑漆漆的地狱,也不要再停留到这痛苦的人间了。

我背朝大地躺下,只觉得下跃的过程就像是飞翔。我看那座高大的建筑,它被寒风肢解,崩离破碎。它的砖块全部砸到我身上,连死亡的过程也不让我好过。我闭上眼,感受到离我越来越近的地面。


时间在那一刻静止。


下落的过程不该这么长——我首先是这样想的。当我睁开眼的时候,我看到完好的建筑——刚刚的破碎不过是我的幻想,使我疼痛的是寒风而不是砖块。我眯着眼看四周,一切都静止了:腾飞的鸟,阳台上落下的雨滴,坐在窗台上看到我的人惊恐的双眼,以及停留在离地面不过一米的空中的我。世界在这一刻停止,但这是为了什么?


“你还愿意吗?”虚空中传来一个声音,“你曾向我提出的交易。”

哈利路亚!我一颗心被击中,险些哭出声来。在动弹不得的半空中,我想起我十七岁生日那天许下的愿望,我当时虔诚而又充满希望的向上苍许愿,让我得到一年的幸福——我甚至愿意用我剩下的所有寿命予以交换。神听到我的愿望了!我的血液又开始循环,生出一个生的希望来。

“我愿意!”我没法出声,只能在心里狂吼。在那一句的末尾,突然生出一双温热的臂膀,将我抱在怀中,世界重新开始转动,我大哭出声。


K就是这样来到我身边的。


一切都流畅而又理所当然,好似K一直就陪在我身边。他伴着我,挤在空荡荡的狭窄出租屋里。我的左邻右舍全都认识他,总是微笑着打招呼的。K懂我的每一个细小的情绪,理解我的每一句话,每一个想法。除了K以外,我的其他愿望也一一被实现,短短半年,我已变成我梦想中那个功成名就的人了。当夜晚我与K拥吻着滚在床上的时候,我总是幸福地流下热泪来。我只有一年啊!我想要珍惜他。能在死前拥有这样的回忆,也能使走马灯绚丽一些了罢。


当K与我越来越深爱的时候,离一年的期限也越发近了。每撕掉一张倒计时,K都好像离我更远一步。我在这贫瘠的十七年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温暖和甜蜜,越发的不舍起来。每次与K亲吻的时候,我都紧紧抓着他的背——我不愿离开他!


而一切在K的一句:“想和你一起到老。”里支离破碎。我如五雷轰顶,第一次这样的想要使生活继续,我要活着!我拼命地想。以往的十七年我惶惶度日,从没想过认真生活,总是空想,一脑的愿望。如今这些全被实现了,我还有什么不再活下去的理由?!我这一刻是热爱生活的,我这一刻不是偿还罪孽的恶人,我是神的宠儿,是幸运的化生!


可时间不会因为我而停下。数字一天天的逼近360,时间在宣告我的死刑。K是不知道我和神的交易的,他日复一日的亲吻我的头发,甜蜜的与我畅想未来。我在对未来的畅想里浑身颤抖,我的死期将至!


当神要夺取我生命的那个夜晚,我拼命地祈祷,额头因撞击地面而通红,流出血来。K被我关在门外,不知情地大吼着,但他的每一声关切都像一把刀刺在我心上,使我更贪恋这现世。

当我的头无法磕下地面的那一刻,K的声音戛然而止——神来了。


“你贪得无厌了。”神说。

“您给我这份礼物不是为了让我向生吗!”我在心里呐喊,“您让我学得了生活的美好!您让我有活下去的力量!”

“你这一切,本来都是你能得到的。”神微微地叹口气,“但你不愿意去为止拼搏——你只是一味的幻想,做梦,祈祷,责怪生活,责怪世界。你从未努力过。”

我哑口无言。


“罢了。”神说,“我不会再收回你的性命。”


赞美上苍!


我热泪盈眶地站起声来,打开卧室的门,将K拥抱在怀里。我现在能带着神给予我的礼物永远的活下去了!

但K很快的不见了。


他在我的怀抱里破碎,碎石做的身体,被锤子砸过一样。他破裂的速度快到我没办法眨眼,当他彻底变成一堆灰尘的时候,我连呼吸也没办法进行了。我的周遭迅速地改变,一瞬间,我又变成了那个挤在狭窄出租屋里的可怜人了。我的一切都消失殆尽,我又是那个什么也不拥有,什么也不存在的人了。

我整整在房间里哭了三天三夜,才终于接受这个现实。我在理解现实的那个夜晚登上天台,准备完成与神的交易。


但当我踩上楼顶的水箱时,我发现我的脚像是被钉在了那个冰冷的铁箱上,除了后退没办法有丝毫移动。我跌跌撞撞地跑回家去,发现连割腕的能力也不再存在了,我的手没办法将刀放到我的手腕上,我脆弱而又顽强地活下来了——且得一直痛苦地继续活下去!我这一刻才理解神答应我说为何不再收回我的性命——这是他给予我的诅咒,这才是真正的惩罚与痛苦。


我将永世痛苦地存活下去。


评论
热度(24)

© 张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