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配角 [真实(个屁)向/玛丽苏出没/口齿不清的作者/中二文体]

【01】

 

我从小就梦想着能当主角。 

 

 

漂亮有钱,聪明勇敢,学习成绩门门第一,人缘好的能排到国外去,时不时接几个拉风的任务,总在最尴尬的时候有人挺身而出,懒懒散散却遭人崇拜,随随意意却做到最好。

 

不一定要一帆风顺,可是苦难也得受的帅气,男孩子女孩子都喜欢自己,能歌善舞能打会骂,温柔却也强吅硬,还要会好多东西,有隐藏技能最好,平时普普通通,但其实却深不可测的那种。 

 

 

神笑我。 

 

 

「这不过是玛丽苏一样的属性而已。」 

 

 

我不反驳,只终日沉浸在我的幻想中,幻想里我无所不能,被社吅会所重用,解救人们于危难中,闪烁在黑吅暗里,好多人都喜欢我,我几乎无所不能。

 

 

我疯狂的用第一人称写故事,故事里的每一个人都完美到俗气,我把自己代入进去,在虚假的快吅感中喘不过气。

 

 

神笑我痴狂。 

然后在下一秒让我为此付出了代价。

 

【02】

 

我做了一个梦。

梦里神问我。

「你想成为哪样的人啊?」

我的眼泪快迸发出来,激动的着自己那肮脏而古怪的梦想。

说到口干舌燥,说到精疲力竭,汗水铺满了后背,眼泪都流干了,血红的眼眶胀的人生疼。我问神,是否会实现我的梦想。

神却只是笑。

 

然后梦醒了。

 

我僵硬的坐在座位上,微微侧过头望坐在我斜后方的她,她的目光转过来对上我,我触电一般地转过头,狼狈无比。

 

都已经在新班级生活了大半个月了,我还是不敢直面她,她太过于美好,让人觉得不真实。

 

该怎么形容那样的人呢?

大家的形容五花八门,但是总和一下的话,只会变成一句话,这种荒唐到离奇的话,却没人敢说不适合她。

 

「生来就是主角。」 

 

 

这种话似乎就是为她准备的,我缩在角落里,看到少吅女干净的脸,小小的酒窝,洁白的连衣裙,纤细却有力的臂膀。

她就像我一直想成为的主角,家境优越,成绩好人缘好人也好,看起来柔吅弱的很,却很会打架,她完美的就像那所谓的玛丽苏,又完美的让人不忍心说出那种话。 

嫉妒像野草一样疯长,我不敢靠近她,我躲在阴影里,避免被她的光芒照射吅到,我不想看到她,每次她的闪耀都让人看的眼眶生疼。 

 

原来我是个嫉妒心极强的人啊。

 

神啊,你是不是拿走了我的幻想,却实现在别人身上?

 

 

 

【03】不过是春日里的太阳,余晖也光芒万丈。

 

 

「第一名,顾檩。」

讲台上的班长念着奖励名单,顾檩从我旁边走上去拿奖品,我机械地拍着掌,看到同学们惊羡的目光,稍微有些恶心。

为什么所有人都喜欢她?

可我讨厌她讨厌的要命啊。

 

「希望大家都能向顾檩同学学习,下周来后开始选排座位。」班长总结完,便是放学了,我慢吞吞的收拾背包,余光瞟到顾檩,周五没有晚自习,教室外有好多在等她的朋友,叽叽喳喳的闹个不停。

我驼着背从她旁边走过去。

「再见。」她突然冲我笑。

「再…再见。」我慌了神,飞也似的逃了开去。

她轻柔的话语让我感到羞耻,强烈的嫉妒像刀一样刮着我的心房,我想起她最开始坐在我斜后方的时候,我偷偷转过头去看她,她却也恰好迎来我的目光,四目交汇一瞬,我触电般的移开,转过头,脸颊火辣辣的红。

 

「你讨厌我?」

又是一次狼狈的挥别,这次她却拉住了我的手。

她坐到了我后方,那天放学时她还是那么温柔的和我打招呼,可我整个脑袋都在轰鸣。我在心里咒骂着,她为什么要给我打招呼?为什么不能就这样淡然而过?我站在原地,她抓住我的手没有用力,晚自习结束了很久了,教室里就剩我们两人。

我努力平静心情冲她笑。

 

不,我何止是讨厌你。我快要憎恨你。

我讨厌你身上耀眼的光环,我讨厌你温柔无比的语气,我讨厌你那近乎完美的一切,我讨厌你让我疯狂嫉妒又羡慕的一切。

我幻想着你失去一切,我幻想着你和我交换,我幻想着你不存在,我幻想着我高贵无比…

「不,没有啊。」

我将那些恶吅毒的想法压吅进心里,微笑着回吅复她。

「我不过是不擅长与陌生人交往罢了。」

 

 

「原来你怕生啊?」顾檩歪着头笑。

她总是这样,总是这样,别人看起来娇柔做作的样子在她身上却是自然的好看,她穿的明明是简单不过的白衬衫牛仔裤,可称起来像是模特杂志上的刊图一样,我的眼眶有些干涩——应该是没眨眼的原因。自遇见她后我总这样。

我总这样,任内心里的嫉妒像气球一样膨胀,待它慢慢的变大了,就会嘭——的一声,炸裂我的心脏。

我点点头,装作害羞的笑。

「那我们熟起来的话以后就不会这样了对吧?!」她突然莫名其妙的这样说着。

「啊?」我放在桌子上的手一愣。

「如果没记错的话我是住在你对面的那个小区的吧?不如我们以后上下学一起吧?」她突兀的说道。

我愣住了。

 

顾檩是住在我对面,我住高层,对面是花园洋房。我倒是看到过她好几次,但每一次看到都是仓皇走开,从来不会去打什么招呼。我时常会看到她推着自行车出去玩,或者穿着些许多未曾在学校穿过的鲜艳裙子,总是引得路人侧目。

我总是悄然躲开,像是被火烫到的飞蛾。

 

 

「喂,你还在干嘛呢?」教室外友人的呼唤突然打破了这诡异的沉默,我尴尬的笑笑,和顾檩打过招呼,抓着书包走了。

 

「你刚刚和那个美少女干嘛呢?」走出校门的路上,友人们调笑着我。

「没事,才知道她住我对面,聊聊。」我敷衍的回答,和他们聊起天来。

 

 

 

【04】我不是风流的诗人,只是个拙劣的文人。用穷酸到死的文笔,来赞你的高贵无比。

 

 

顾檩果真要和我一起上下学。

 

她总是起的很早的,一般我只有破天荒的早起才会在公交车站台看见她,但今天她就站在站台旁冲着我笑,给我打招呼,我便明白了——她在等我。

因为她手中的早餐早就冷掉了,夏日的早晨还没有那么炎热,她却出了一身的汗。

我羞愧的向她走去。

她和我搭话,我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着,心思却是跑开了。

 

我并不是没有自信的人。

我虽不如她般富贵,却也还没被归为贫穷。我虽不如她可人,可模样却不见得丑陋。我会作画,会写诗,会好一些她不会的东西。我虽不如她天才,却也有几分聪明,算的上是成绩好的一列。

在她之前,我也碰到过许多长得好看,有钱的,或者是成绩很好的人,我也能和她们友善相处,甚至变成相知相交的闺蜜。

 

可她不一样。

更像是刺眼的阳光,春季里下雨时潮湿的空气,冬天里寒冷美丽的雪花,诗人穷酸却动人的语句,她是我爱慕却又讨厌的一切,所以我在她面前变得如此卑微不堪,我虚假的外壳变得更加虚假,整个人都变成谎言的交织品。

我变成了开始自我厌恶的人。

 

「到啦。」顾檩招呼我下车。

我点头,看到她正冲我笑,像是甜腻的彩色糖果,于是我武装好自己,变成她所想的朋友模样。

简单应付了早饭,我们一起走进校园,没什么值得仔细描写的,从下车那一刻,所有的动作,言语,意识都不再属于我自己。

此刻的我只是一个把自己肮脏内心努力深埋心底的躯壳。

 

「今晚我们一起回家吗?」下课的时候,顾檩拍拍我的肩膀问我。

我用我最美妙的笑容冲着她笑,点头,然后看到她高兴的扬起嘴角,眼睛都亮了起来,像是闪烁的明星。

我并没有过多的反应,只是很平静的把自己装作她的好朋友,好闺蜜。

因为此刻,我在心底和自己对话。

 

 

「你知道吗?配角也有自己独特的性格,会有自己单独的剧本,有时候配角甚至比主角都要厉害多了…」这是还尚存着一丝希望的我。

「可我只不过是龙套啊,配角都算不上。」这是有自知之明的我。

「你太消极了。」这是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的我。

「我没有乐观的资本。」这是我。

 

「放学是走回家吗?还是坐车?」顾檩问我,「回家的路就只有一条吧,我怎么没在路上看到过你?」

「我爸说晚上一个人不安全,让我坐的公交,那条路有些绕。」我回答她,「不过现在我们一起回家的话,走路也没关系啊。」

「那我们就走路回去吧!回家的那条路上有好多——好吃的呢!」她笑起来,嘴巴微微张开,露出两颗小虎牙,可爱极了。

「好啊。」我点头,微笑。

那可是我最完美的假笑了。

 

 

「你最近进步很大啊,以前一直都是十几名,好几次都到十一了,都没有冲破过十名的大关,最近都跑到二,三名来了。」办公室里,老师这样说着,「最近我看到你都在和顾檩玩吧?不错不错,是该多和好学生在一起相处!你们肯定是在一起相互激励吧!」

「恩。她成绩那么好,我和她相处久了,都被感染了。」我不好意思的笑。

不过,你们都知道,我是一个口是心非的人。

我的真实想法不过是[想要往前爬,把她踩在脚下]罢了。

 

「好好好!你继续好好和她相处,争取把学习氛围都带动到班上来!」老师开心的笑着。

「好的,我们会努力的。」[我会努力把她从高位拖下来的。]

「不过啊,虽然在班上的距离拉小了,在年级上还是有点远哦,虽然顾檩是在年级前几名,不过最近我看出来,你也很有往上冲的潜力啊!加油哦!」老师说着。

「我会的!」[我会证明给你,我并没有输给她。]

「还有啊,最近你进步这么快,可千万别骄傲自满啊,不然到时候就滑的快咯——」

「不会的,我会好好自省,继续努力的。」[虽然不想这样说,不过,我还没有骄傲的资本呢。]

「好的,回去吧!这次调位子,你们还是坐在一起?」

「是的,还是前后桌。」[不,我想离她远一点,越远越好。]

「好好好!去吧,继续努力啊!」

「好的,老师。」[好的,自己。]

 

 

【05】同样是灰暗无色的茧,你变成了蝴蝶,而我却是飞蛾。

 

 

我和顾檩成为了形影不离的伙伴。

一起买衣服,吃那些甜腻的小点心,她很会为人处世,总是跟着我的爱好来。我们一起去漫展,去广场看人用滑板在地上留下一条又一条的美丽痕迹,去看那些没什么意义的电影,去书店泡一下午,去猫吧玩一整天。

我们是像连体婴一般亲密无间的伙伴。

我们是外人眼中最完美的伙伴模范。

即使我的厌恶从未消散。

 

在我单独一人的时候,我会在书桌上坐很久。我的书桌是飘窗改的,很大。

我想着顾檩对我的影响,然后不断地否决掉她。她确实让我进步了,但这进步也只是树立在我讨厌她这一基础上的。无数个夜晚的红眼拼搏才赶上她的一分一毫,这让我对她的印象持续下低,也让我对这样想的自己越来越厌恶。

我越来越喜欢趴在冰凉的书桌上,听自己说话。

「你是在搞笑吗?自己考不好,还怪别人聪明过头了?」懂得自省的我这样说道。

我闭上眼,不去回答。

 

 

「哇!你这次进步好大啊!我们只差几十名了!!」

成绩发放后,顾檩拉着我站在排行榜前,高兴的大叫。

我一个名字一个名字的看过来。

进入到了年纪前一百,考大学已经不成问题了,只是顾檩前面那个鲜红的1实在显眼,像是隔离带上刺眼的“keep out”,我们的距离缩短了很多,这也促使我得到的奖励与夸赞都多了起来。

可我并不高兴。

因为我还没有把她从高台上拉下来。

 

「你不高兴吗?明明都进步了。」顾檩注意到我的脸色不对,关心的问道。

「没有,只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努力而已,有点没达到自己的期望值。」我冲她笑笑。

「这样已经很厉害了诶!你能冲起来那么多,真的好厉害啊!」顾檩拙劣的安慰着我,不过这暖心的行为在我看来,就只是把一个白色的窟窿涂得五颜六色乱七八糟而已。

我调整着脸色,胃隐隐作痛,顾檩的脸变得有些模糊,只像是写满了我肮脏欲望的告示牌。她纯真的笑容像是在反应着我的想法有多么的不对,她完美的容颜像是在嘲笑我的内心是多么的丑陋,我盯着她努力的笑起来,胃一阵抽搐,想要痛痛快快吐一场,让自己结束这恶心的友谊与毫无意义的妒忌。

可我不能,我已经无法放手了。

 

放学的路上人渐渐少了起来,以前一同坐车的伙伴朝我哭诉着车上是多么的拥挤,而且一大批像我一般能走回去的人都开始意义不明的坐车了,而我和顾檩依旧是那条路的常客。

 

「你好像从成绩出来开始就很不开心……是我有什么话说错了吗?」沉默了一阵后,顾檩问我。

「没有。」我扬起微笑,「只是对自己有点小失望,过一晚上就好了。」

「那就好,我真怕你生气讨厌我了,就又变成以前那样了。」顾檩一本正经的说道,「和你处好关系真是太难了。」

「有吗?我以为我还蛮好相处的。」我装作疑惑的笑笑。

「哎,也不全怪你吧,可能是我自身的原因。」顾檩摇摇头,说。

「你自身……有什么原因?」我的心剧烈的跳动着,身体和大脑都有些不听使唤,说实话,我并不想问这样的问题,我知道那答案,而那是我最不愿听到的,但是声带快理性一步,不假思索的就这样说了出来,而大脑就只能在深处嘲笑着自己了。

[嘿,你看啊,多嘲讽啊,老套的王子爱上灰姑娘的故事,不过这次的王子是公主,而你是没有仙女帮忙的灰姑娘。]

 

「可能是因为我带了点特殊的想法吧,有些贪心的那种,除了朋友以外,我还带着点其他想法。」

她转过身来面向我,扣住我的手。温热的呼吸喷洒在我脸上。

我闭上眼,不想看她的脸,我想我一定不能屈服,要是我不小心掉进她深色的瞳孔里,我就让她更完美,更让人嫉妒了,比如说——这样她就又有男生喜欢又有女生喜欢了。

 

 

那一晚我们并没有说明白什么事情。

关系还是照旧,不过顾檩单方面付出了更多的东西,而我稍微疏远了一点。实际上,一直是她付出的更多——我只是披着躯壳,在她身后恶意的辱骂而已。我也还一边诅咒着她,一边为自己开脱。

若你好奇我拿什么开脱,看看能不能想起曾在哪里看到过一句[我一直都是小人,只是遇到她之后更加无耻了而已。]

这便是了。

 

 

「果然……不能接受吗。」回家路上,顾檩委屈地说着,「感觉你离我远些了。」

「这不是你的问题。」我的脖子痒痒的,里面堆了许多的话,他们叫嚣着被透露,否则就在我身体里爆炸。

「只是你太优秀了,你就像是所有剧本里那些牛逼无比的主角,让我有些不敢靠近,我害怕在你身边永远都只是配角。」骗你的。

虽然这里有我的真实想法,但其实那些肮脏的欲望在叫嚣着说「承认吧,只不过是你想当主角而已,只不过是你想成为她而已。」我用让她最能接受且愧疚的方式回答着,内心里却是在冷笑。

 

「你就是我的主角。」顾檩握住我的手——而我整个身体中的血液都沸腾了。

 

 

别开玩笑了!

你享受着敬仰,享受着地位,你拥有一切我所羡慕并极度渴望得到的东西,你怎么可能会理解那种感受,你怎么可能会明白站在台下看着光鲜亮丽的你们的我们是怎样的心情。

我们拼命想要与众不同,却被你们的天赋打到毫无还击之力。

 

[你明明只是不努力罢了。]

[你明明只是毫无目标的的奋斗罢了。]

[你明明只是嫉妒到发狂罢了。]

[你明明只是找借口罢了。]

 

这明明是自己清楚不过的理由,但此刻这些都被她的一句话给轰成碎渣,并促使我那还未结苞的好感也迎来了凋谢。

我鄙夷她,我嫉恨她,可我却闭上眼,轻轻地抱住她。

「那你千万不要把我弄丢吅了。」

 

【07】我回头看你,悲伤而俗气。

 

 

我以顾檩最满意的方式与她恋爱了。

在这一点上我感到惊讶,我从未想过,自己竟会如此的配合他人,就像出自本能的变色龙。而不同的是,它的变色是为了保护,而我是为了攻击。

我一直在策划着一场能将所有的关注点与注意力都集中在我身上的行动,顾檩拉我去艺术节参加活动,我便应了。

这是大好的时机,我会毁了她,并且当上主角。

因为我的嫉妒再也藏不住了,那些丑恶的嘴脸全都争吵着想要冒出来,像是雨后的春笋——虽然这样比喻太过美化了。我的心脏快要被那些恶毒的丑陋给挤破了。

 

我们准备的是舞台剧,毫无新意的睡美人,而最应该当这美人的顾檩成了王子,我却成了那该死的公主。

排练很愉快,几乎没有遇到过什么挫折与打击,虽不如顾檩般耀眼,但上妆后的我也有几分容颜,所以也就少了些非议。每一次的唤醒之吻顾檩都是来真的,她似乎不肯放过这让我遭罪的机会一般,而我又不得不对这罪表现的害羞且期盼,害我在休息时吐了好几次。

这不是生理的排斥,只是对顾檩的排斥,对自己的排斥,是我那该死的主角心理与嫉妒心让我对她排斥。

我每天都在祈祷,祈祷这该死的日子快点过去。

 

「你看,这次你是主角了。」上场前,顾檩这样对我说道。

我装作很开心的笑。

 

这对我来说,完全不够,因为我知道的很清楚,顾檩一上场,主角的位置就重新给了她。大家会一边抱怨着为什么不让她演睡美人又一边赞美着她演的王子也完美无比。因为她是主角,是话题的中心,而我要的不是片刻的享受——我想要取代她,完全的。

我终于丧失了理智,被那些恶心的负面情绪操控着。

 

一切都无比顺利的进行着。

顾檩一上场,果然就引起了不少反向,我在心里免去那些无聊的旁白与对话,满脑子都是主角两个字,她俯下身子来吻我,我便要醒了,此剧也终了,公主和王子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而那温热的唇离开我的时候,我却做了件多余的事。

睡美人藏在长袖里的短刀,刺进了王子的胸膛。

 

一片死寂,我看到顾檩不肯相信的眼神,聚光灯打在我头上,耀眼无比。

 

她倒在地上,于是人群便沸腾了。

 

我在心里盘算着,若是她死了,那我就毫无后患了,若是她没死,她也会转学,不再出现。她的胸膛上会留下我印上的疤痕,而在我的世界里,再也不会有她的存在。

顾檩被大家慌乱的抬上救护车,我一个人还坐在舞台灰姑娘的那床上,聚光灯依旧打在我脸上,大概是因为工作人员撤的太急,忘记关掉。

我听到远处有警笛鸣叫。

 

最后我终于做了一次主角。

大家都在看我。

无数的手机,相机,摄像机都对着我,我会成为毒瘤,成为疑问,同样的,成为话题的中心。

我们这一届,下一届,下下届,下下下届……每一个来到我们这学校的人都会知道我,她们的朋友也会知道我,我会永远留在他们的记忆中。

 

我从来都不在乎到底是正是邪,只要我是主角就够了。

不论结局如何,是好是坏,是生是死,只要我是主角就够了。

 

 

然后我成功了。

 

 

她的吻还浅浅的残留在我嘴边,但我却感受不到丝毫了,我只是沉浸在主角带来的快吅感里,脑袋发烫,一片空白。

 

 

【08】神给与我们以创生,我们赋予自我以新生。

 

神最近又在和我说话了。

 

在这冰凉的白色病房里。它不似监狱,却有着监狱般的笼子,我时常蜷缩在那小小的床上,揪着白色床单,和神对话。

 

神说「你认为你当上主角了?」

 

我拼命的点头,诉说着自己的兴奋,说到口干舌燥,说到精疲力竭,汗水铺满了后背,眼泪都流干了,血红的眼眶胀的人生疼。

 

神笑我「那只是你的妄想而已——你倾尽所有毁掉的人并没有转校,她让有关人员删除了所有关于你的影像,封锁了你的流言

「所有人都在问的是,你的身体恢复好了吗?而不是,那人为什么要杀你啊?」

 

「为什么?!为什么她要这样做?!」我的内心再一次跌入谷底,像是被从悬崖上推下去一般,所有的信念啪嗒一声坏掉了,我歇斯底里,想要找神问出一个答案。

 

「她是在保护你。」神这样说着,发出一声嗤笑。

 

我抱紧头,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明白吗?你永远只是配角。」神继续嘲笑着,我抬头悄悄的看它,却见它和我长着一模一样的脸。

 

我惊恐地缩成一团。

 

「哦——不对,你不是配角,你只是个跑龙套的。」神见我窥了它的真面目,倒也不恼,只是继续笑着。

 

「连配角都有名字,而你呢?」神说完便消失了。

 

我缩在角落里,闭上了眼。

 

一片寂静中,我听到我所有的思绪像是气球一样膨胀,然后嘭——的一声。

 

炸裂了我的心脏。

 

-FIN-   

后记:http://2catt.lofter.com/post/44ec9f_7d7061d

授权

评论(14)

热度(33)

张鹋

很容易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