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我的室友 (有点长)

我的室友

01

林兮的头发披着,趴在床上写论文,我接过外卖小哥带来的披萨,坐在一旁望着林兮。

记得第一次见到林兮是在F大的操场上,她齐肩的短发扎成马尾,有扎不上去的一些散落的被钢夹夹着,烈日当头,她的汗水落了一滴又一滴,有些落在白衬衫上,绽放成花朵。

我本来以为我们可能没什么交集,毕竟她是医学系,我是中文系,她是重庆人,我是广西人,似乎没什么相同点可以拿来当做搭讪的借口,也并没有什么搭讪的必要,只是心里莫名其妙的有一种想和她做好朋友的感觉。

直到我突然生了点别的什么感情。

林兮比我大一届,我军训的时候,总会看到她在医务室里游荡,有一次我中暑晕倒,被抬去医务室,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是在医务室帮忙的她,穿着白大褂,她的头发披着,有些微微挡住了眼睛,我注意到她发端的末梢有些微卷,后来才知道,那是自然卷。

“醒啦?”可能是我的目光太直接,她转过头来望着我。

“还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她问我。

我摇头。

“要吃东西吗?”

我点头。

然后嘴边就多了一个盛满菜粥的勺子。

后来我们莫名其妙的就熟了,大二的时候我和寝室里人关系处的不太好,搬了出去,在学校旁边租了个合租房,室友就是她。

她看到我的时候微微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就调整过来,帮我布置行李。不知道是因为她的性格还是因为她的专业,她很会照顾人,所以和她同住的这几年我很少去过医院——毕竟未来的医生就在我旁边,还去医院干嘛?

我们一起住了3年,她学的临床医学系,要读5年,所以和我一起毕业,马上就要走了,我却开始担心起来。

我依赖了她那么久,小到嗓子痛经痛,大到胃肠炎骨折,剪头发买衣服,大物件电子产品,她几乎包揽了全部,没有丝毫抱怨地做着本不该她做的事。

多亏了她,我几乎成了九级生活残障,所以她说她要走,我就开始害怕了——她走了我一个人该怎么办啊。


“林兮,吃饭啦。”我打开披萨,叫她。

“好。”她放下电脑,坐到我身边。

“你毕业了怎么办?”我终于问出我惦记的问题。

“回去呗。”

“你不考研了?”

“我考了。考回去了。”她低头咬着披萨。

“你走了我怎么办啊………”我扑上去挂在她的身上,焦急的大喊。

“喂…你比我大诶,难不成要我照顾你一辈子?”她略微嫌弃的回答。

说来也是,虽然林兮比我大一届,可我居然比她大一岁,临床医学读五年,所以她才和我一起毕业。

“我养你一辈子。”我调笑似的蹭蹭她的脖子。

“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煮饭生娃!”

“滚啦——”

我抱着她一起滚到床上,哈哈的笑,她骂我生活白痴,我笑她保姆一辈子,她身上有茉莉花的清香,直直地往我鼻子里钻,我听到我的心跳声扑通扑通,响了一个下午。

02

没错,我喜欢林兮。

其实要是仔细看看,都会发现我的感情显而易见,可迟钝如她,从来没发现过,加之我不常和学校的人来往,也没人发现。

我喜欢林兮,但我不是同性恋,我高中也曾交过男友,也像其他的小女生一样哭过笑过甜蜜过生气过,毕业分手还让我难过了好一阵子。除了林兮,我和其他的女生疯笑打闹亲亲我我都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但林兮对我笑笑我都恨不得心跳加速,以前有人给她告白我还吃醋过一阵子,一开始在想是不是只不过是闺蜜间的那种小吃醋,结果后来发展到看到她身边有男生我就心里不舒服了。

我一开始一直是对自己的心情抱有疑惑的,直到我和一个网友聊天,跟她聊过后她笃定的回复我“傻逼,你就是喜欢上别人了。”

我坐在电脑前愣了一阵子,满脑袋都是林兮,从第一次见到她的场景开始循环播放,我猛然发现,我竟如此在意她。

我颤抖着回复说“你好像…说对了。”


拍完毕业照的第二天林兮就开始收拾行李了,大物件的东西她都寄快递寄了回去,就留了一箱子的衣服还有电脑,我也收拾的差不多了,满当当的房间一下子空旷起来,搞的我有些不习惯。

我的行李箱靠在门边的小柜子上,房东刚刚来退了押金,林兮把我俩钥匙上的挂件取下来,把钥匙放进那个精致的小盘子里。

我坐在床上无所事事,于是玩起手机来。

我和二喵聊天,就是那个笃定我喜欢林兮的妹子,我和她东拉西扯的说了一长串,然后告诉她,林兮要走了。

纪田二喵子:你舍得吗?

树:舍不舍得她都要走啊。

纪田二喵子:如果你敢,你可以让她别走。

树:她都拿到读研的通知书了,我怎么让她别走啊(´╥ω╥`)

纪田二喵子:…在我说这个之前,我得先说清楚,我没有在鼓励你干这件事。

树:看起来你像是在撇清关系。

纪田二喵子:_(:з」∠)_我确实在撇清关系,毕竟以后你后悔了可能还会说都怪我鼓励你。

树:…我不怪你,说吧。

纪田二喵子:(U・x・U)既然她不能留下,那你跟她去不就行了?反正回去也要找工作,去哪儿都一样啊。

树:………………

我抬起头来,看着林兮,她正在网上买票,买当天的,我的心痒痒的,头脑开始飞速运转。我要是不去,可能就再也碰不到她了,读研肯定很忙,她可能会和我再也联系不上,但要是我去了,也不一定能和她怎么样。

那边林兮已经问好了一切,我的心砰砰地跳着,目不转睛的盯着她,脑袋里全是她的一切,譬如第一次看见她时她的汗水浸湿后背,譬如那次医务室里她的头发微微卷,垂下来有些挡住眼睛,譬如她平时总会很温柔的帮我料理好一切,譬如她看起来很人妻但是只会煮方便面,譬如她生气的时候身子都在颤抖,譬如她洗完澡头上的水滴下来在地板上开出小小的花朵,譬如……

我上前抓住她准备点击付款的手。

“怎么了吗?”她歪头,问我。

“我…我跟你一起去重庆吧!”我脱口而出。

林兮没说话,她的瞳孔颜色有点淡,清晰地倒影出我的脸庞,我看见我自己紧张的皱着眉头,目不转睛的望着她。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你想去哪儿都是你的自由啊?”林兮眨眨眼,回答我。

我愣了一下,确实啊,我都毕业了,想去哪里都可以啊,其实根本没必要这样紧张,我甚至可以到了重庆在给她说就是。

“那你买两张票吧,我们坐一起。”我松了口气,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好…不过你为什么突然想去重庆?”她一边转头重新买票,一边问我。

“有个朋友说那边有家编辑部差人,我去看看,反正也一直挺想去重庆的。”我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打开手机找二喵。

树:二喵我没记错的话你也是重庆人吧?

纪田二喵子:对啊,怎么了?

树:你在读大学了对吧?而且好像也是自己租房子?

纪田二喵子:对啊…等等…你真的…?

树:嗯,接下来要打扰你一段时间了。

03

重庆是座山城。

被大山环抱的土地总是很美的,虽然要经常走上坡路这一点让人很烦,但是每次气喘吁吁的走到后看到那一座座大山埋在雾里的样子,却也觉得不虚此行。这个季节街上全是穿着短裤短裙的细腿妹子,有家串串香店从中午开始就排了一堆人,公交车上偶尔会有人很大声的打电话,引起一片瞩目。

我洗完衣服,站在阳台上看到小区里的人在楼下打太极,心里感到莫名的充实。

直到我转身看到乱七八糟的客厅。

我摊倒在仅剩一点空闲位置的沙发上,重重的叹气。

二喵并没有和我一起住。

当我敲响她的房门时,打开的却是个他。

还没等我缓过神来,这小丫头片子从后面钻出来,说“哎呀,忘记告诉你了,我和男朋友住的。”

我目瞪口呆。

二喵给了我一把她爸给她准备的房子的钥匙,说在我来的前一天把水电气啥的通了,不收房租,交交费就够了,我点头,就在那个房子里住下了。

为了给林兮一个交代,我还真去了一家编辑部,虽然没当上编辑,却误打误撞的变成了专栏作家,好歹不差每月的水电气还有伙食费。来之前,二喵特意告诉了我楼上那家人的wifi密码,所以我连网费也不用缴了。所以总的来说,我过的挺有滋有味——除了有点寂寞而已。

我趴在堆满一大堆衣服的沙发上,翻出手机。

自从来到重庆,我几乎没和林兮联系过,除了最开始拉着二喵让她以我的新室友身份一起和她吃了一顿饭之后,我们就失联了。

我上下滑动着屏幕,感到无聊,慢慢的都快睡着了——直到我的房门被敲响。


林兮站在我的门口。


她一脸嫌弃的看着我的脏乱的房间,我却呆立于此。

“你不是和另一个女孩子合住的吗?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的痕迹?”

“这么脏你怎么活的下去哦?”

“你真的有好好工作吗,你笔记本上那个稿子好像还没写完诶,你qq上全是编辑在催。”

“喂……你有听我说话吗?”

我此刻真的听不进去她说话,我的脸颊发烫,心跳加快,大脑飞速运转,我的肢体此刻脱离了我的控制,他们意义不明的颤抖着。从她进我房间开始我就变成现在这个模样了,我呆立在门口,身后她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话,但我现在只想扑上去抱住她,亲吻她,告诉她我所有的感受。我的血液都快沸腾了——

“你这几天是不是都在吃方便面啊?我看到你厨房你全是方便面的盒子,你买方便面就算了吧家里有碗诶你都不买包装的吗比较便宜好吧还有——诶?”

我冲过去抱住了她。

“喂……虽然很久不见了但也不用这么热情吧?”林兮无奈的笑。

我死死抱住她不说话。

我其实有很多想要跟她说的东西,但是现在这些话全都被堵在喉咙管里,说不出来。想说的话全都缠在一起,在大脑里旋转,可就是说不出来。

“林兮,我跟你说点事。”我稍微理清了点情绪,发现自己的声音居然有些颤抖。

“说呗。”林兮感到有些奇怪,拍拍我的背。

“我说了你会不会讨厌我啊。”

“不会的,说吧。说什么都没关系的。”

林兮的声音特别的温柔,像是抚慰人的手,每句话都打在我的心头,我的身子有些颤抖,手指缩起来,揪住她的衣服。

“我喜欢你。”我小声的说。

“我也喜欢你啊。”林兮拍拍我的肩膀。

“不是单纯的朋友那种喜欢了。”我把头埋在她的颈窝里,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我已经无所谓了,我只要把刚刚那句回答当成永远的记忆就可以了。我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

“我喜欢你四年了,你陪了我多久,我就喜欢了你多久。我知道这听起来很恶心……但我确实是因为你来到这边的,我来之前想了很久,就算你不答应我也没关系了,只要能看看你陪陪你我就挺开心了……”

“喂,傻逼。”林兮沉默了一小会儿,摸了摸我的头。“谁告诉你我不愿意的?”

我愣在原地,只感觉到她回抱我的感觉,分外用力。

时至今日,我三年多的暗恋,终于圆满。


04


我很快又搬去和林兮住了。

二喵没有拿回钥匙,叫我暂时保管一下,走之前彻彻底底来了个大扫除,把这鸡窝似的房子给收拾干净了,断掉水电费,我每个月的开资又多了点。

我在家里写稿,林兮在学校里上课,每晚我们一起吃,为了不天天吃外卖或者是泡面,我开始学着做菜,莫名的有些天赋似的,做出来还不错。

我喜欢赤脚坐在地上,听李志或者是朴树的歌,林兮回来后若我还没从地上起来,她也会脱掉鞋袜,坐在我身边。

我们的头靠在一起,手心贴着手背。因为空调而冰冷的身躯靠在一起就慢慢变暖了。我喜欢面朝着阳台坐,没被树荫遮住的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悄悄地洒进来,落在木地板上,像是宝石。

我轻轻的用着五音不全的调调给她唱“关于郑州的记忆”,她靠着我随着旋律摇头摆尾,我们就这样,即使不说话,也能消磨一个下午。

这是我一天中最美的时光。

我们都没有公开。

除了二喵,就没有别的人知道我们的事了,虽然必需得这样偷偷摸摸的,但我觉得很开心。似乎只要和她在一起,我什么也不怕了。

我们也像正常的情侣一样,拥抱,牵手,约会,接吻,甚至一起看片子学习……总之,我们过得挺好。

好到我以为一直会这样下去。

“今晚有人请我们吃饭。”

林兮脱掉鞋子,没穿拖鞋,踩着木地板坐到我身边来,我就势靠到她怀里去。

“谁啊?”我问。

“一个学校的,他是心理系的,我们是高中同学,关系很铁。”她轻柔的抚摸着我的头发, 说道。

“啊……那我去不好吧?”我坐起身来,有些纠结。

“没事啊,我早就给他说过我有个室友了,吃饭我说带你他也同意了。”林兮安慰我到。

“那好吧……吃什么啊?”

虽说有些不太好,但是美食的诱惑还是成功让我臣服了,林兮宠溺的拍拍我的头,我们一起倒在沙发上笑成一团。

晚上的聚餐是在南山上,听林兮说那里的烤鸡很好吃,他们高中时时常去那里,而且吃完后还可以去一棵树,那里是重庆观察夜景的最好的地方。

林兮的同学是个高高大大的男孩子,长得挺帅,带着副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若是以前的我肯定会对这样的男孩子动心,不过现在,更让我动心的还是我身旁的林兮。

“郑清。”林兮给我介绍他。

“你好!我是小兮的女……室友!”

我惊慌失措的伸出手和他握了握,差一点就说漏了嘴,我用余光悄悄的望了眼林兮,她没有说话,连表情都没什么改变,瞧见我在看她,反而冲我微微一笑。

“幸会,你就是云嬗吧?经常听林兮提到你。”郑清微笑着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尴尬的笑着,打了个哈哈,一同坐下了。 

“阿清你最近在研究什么啊?”

两人很快就聊了起来,我没有什么可以说的,边光吃着听他们说话。

“我?我在研究同性恋。”

听到这里,我一口饭差点呛死,急急忙忙的喝了口水,瞟眼看林兮,依旧神色如常。

“为什么研究这个?”林兮问他。

“我哥们儿因为这个问题痛苦好几年了……”郑清喝了口啤酒。“我想看看能不能研究出来让他父母能接受他性向的方法。”

“哦,不错嘛。”林兮敬了他一杯酒。

“诶,小伙子,你研究啥子(什么)不好,研究这个变态的东西干嘛?”

在我以为这话题要完的时候,旁边一桌的大汉突然开口了。

“我并不觉得这是变态的东西。”郑清推了推眼镜,“再者,重庆有个基都的别称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管你啥子基都鸭都哦!”大汉粗鲁的拍了下桌子,“男女成婚,生儿养女,天经地义!你们那些个啥子莫名其妙的东西根本都没得啥子意义!变态的很哦。你们说是不是?”

大汉问了,隔壁有几桌都点了点头,也有人反对,几乎都快吵起来了,我的心莫名其妙的跳的特别快,几乎快要按耐不住的拍桌大喊。

“那些女娃子啊,都不懂好,我同学也有同性恋的,后头啷个(后来怎样)嘛?还不是找人嫁了,娃儿都几岁了!”有个桌子上的阿姨说着,“女娃娃就应该好好找个人家嫁了,生娃儿才是最重要的!”

“阿姨你这样说就不对了,这样可不止是同性恋的问题了,你这是性别歧视。”郑清说道。

“啥子性别歧视!老子也是女的!歧视啥子啊歧视!”阿姨不屑的回答。

“就是嘛!我也不说女娃儿就该生娃儿这些嘛,但是你切(去)当啥子同性恋,真的没得搞头,走到街上别个(别人)都要指到你决(骂)变态!”

“同性恋怎么了!!!!”我再也按耐不住,拍桌而起,“同性恋不是人啊?!你们凭什么这样欺辱?!”

我还不会说重庆话,但是却听得懂了,我这样一大叫,大家都住了嘴望着我。

“诶,我说,你嫩个(这么)激动,难不成你逗是(就是)同性恋哦?”

过了一会儿,那个大叔这样说道。

我说不出话来,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明明在一起时我就想过这些了,但是真真切切的问题摆在面前时我却说不出话来,要抵抗的东西那么多,要面对的东西那么多,我似乎都没有想过一般。

我低头悄悄的看林兮,她也看着我。她的双眸清澈,映着我无比狼狈的模样。

我逃了。

我抓着包就往公路上跑,背后有林兮叫我名字的声音,大叔哈哈笑的声音,人群沸腾的声音,有争吵,甚至还有些肢体碰撞的声音。

我也不知道我在慌什么。

我拦了辆车,刚坐进去的时候,我听到有雨落下来的声音。

我回了二喵家。

当初她让我留着钥匙,我便一直放在包里,今日倒也算是给了我一个临时的逃避所。

我随意的将包扔在客厅里,手机都没有拿,把自己关进房间里,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我钻到被子里,蒙住头,昏昏沉沉的睡了。

我昏睡了两三天。

每天都迷迷糊糊的醒过一两次,每次醒的时候都是一身的汗,重庆的夏天明明是火炉,但我却不愿放开被子,我没有开空调,整个房间都是热浪,我没有吃东西,连水都只喝了一点点,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睡迷糊了中暑了,浑身无力。重庆的雨下个不停,滴滴答答的吵了好几天。

“云嬗!!!!!!”再一次迷糊的睁开眼后,我的门被砸开了,我浑身无力的睁开眼望向门口,看到二喵怒气冲天的站在房间门口。

“你是要热死自己吗?”她站在热浪里皱眉,想把空调打开,又想起电已经被断了,只得作罢。我依旧缩在被子里,像只蜗牛。

“你稿子也不交,家也不回,我这里都接到好多电话了。”二喵一把扯开我的被子,“你当初是为什么来的你忘记了吗?!”

她一把抓住我的衣领。

“妈的你若是就这样便退缩了还不如滚回去!”二喵特别生气的样子让我感到奇怪。

“二喵……你和你男朋友吵架了?”我有气无力的问她。

“你别管我!”二喵皱了皱眉,松开抓着我的手。

“你知不知道林兮冒雨找了你好久,现在在家里发高烧!”

“啊?!”我有几分清醒了。

“当初是我劝你来的。”二喵叹了口气,“我不能做什么,至少希望你别后悔,否则可就是我的大不该了。”

“二喵…我是不是…做了好大一件错事啊。”我有些手足无措。

“没有的事。”她摸摸我的额头,“快回去吧。”

“她会原谅我吗?”

“当然。”

今日终于没下雨了。

我的手机早就没电了,看不到林兮给我打了多少电话,我连二喵给我的充电宝都没来得及拿,准备一路狂奔回林兮身边,后面追着我的二喵差点被累死,跑了好长一段路我才停住脚步,二喵喘着气到我身边,像看白痴一样的骂我

“傻逼,你他妈不坐车光跑就算了,你还跑反了!”


05


好不容易到了门前,我却有些不敢进去了,二喵接了个电话,把我送到门口后匆匆忙忙的走了,我一个人站在门前,却迟迟不敢掏出钥匙来。

我用力的深吸一口气,打开了门,林兮病怏怏的窝在沙发里,被子都掉了一半在地上,她的双目湿润,似是哭过,我的心揪成一团,关上门后轻轻地走到她身边坐下。

她睡的有些沉,连呼出来的气都是热的,我帮她盖好被子,又将空调温度调高了点,我没有叫醒她,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轻轻地用手把她鬓边的头发拔到耳后,连一吻都不敢落下。

“你回来了?”不知是哪一步不小心吵醒了林兮,她微微睁开眼睛。

她的声音有些哑了,我的眼泪一下就落了下来,砸在冰冷的木地板上。我颤抖的握着她的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张口全是断断续续的对不起,林兮没有力气安慰我,只是有气无力的冲着我笑,拍着我的手背说没事。

我何尝不抱歉不内疚啊,是我喜欢了她那么多年,是我给她告白把她拉进这个世界,而我却逃了,她都没害怕我却怕了,我是怎样的可恶啊。

“本来想到你在二喵家,但是实在没力气了,就叫二喵去叫的你。”林兮说道,“你不会怪我吧?”

“怪你干嘛!!你这样都是我害的……如果我能再勇敢一些……”我贴着林兮的额头,眼泪又快下来了,她摇摇头,温柔的同我说话。

“不关你的事,若是我不问起也不会这样了,我们都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况,所有的反应都是情理之中的。”林兮说着,“只要你回来就好了。”

我再也忍不住,抱着她嚎啕大哭起来。

那天之后我们又好了,我通宵了两三天把稿子交了,差点被扣稿费,林兮和我请二喵吃了顿饭,二喵气鼓鼓的骂了我好久,我耷拉着耳朵静静听着,瞧见林兮在一旁止不住的笑。

我和林兮依旧如常,彼此都把这件事藏了起来,再也没提过。

“林兮,你都不回家的吗?”那日下午,我翘着腿问她。

“我不是回来了吗?”林兮奇怪的问我。

“不是啦……我是说你自己的家,就是有你爸爸妈妈在的那家!”我着急的解释。

“怎么啦?难道说你想见家长?”她调笑般的说。

“单纯好奇!好奇!”

我羞红了脸,连忙摆手,逗得林兮哈哈大笑,后来解释说爸妈都在老家,一般寒暑假会回去看他们,我们聊了很久,突然而来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我们。

是我妈。

我给林兮打了招呼,去阳台接电话,当初我说来重庆时让我妈生气了好几天,不过过段时间后就像是理解了什么一般的与我和好了。

“怎么样啊?”我妈说道。

“什么怎么样……”我感到莫名其妙,回头望了眼林兮,她打开电脑在玩游戏,瞧见我在看她,冲我微微一笑。

“你不顾阻拦也要去那边,肯定是因为某个人咯。”

“说什么啊!”我有些害羞,“还好……在交往了。”

“准备什么时候带回来给我看看啊?!”妈妈在那边笑。

“那个……妈……我得给你说件事。”提到这里,我深吸了一口气,“你得做好点准备,这事你可能不能立马就接受。”

“什么事啊神神叨叨的!”妈妈有些不耐烦的样子。

我再次回头望了眼林兮,她带着眼镜,全神贯注的在看美剧。

我想要勇敢一点。

“妈……我……和一个女的在交往。”

说完后我便闭上了嘴,像是承认错误的小鬼头,妈妈沉默了一会儿,重新开口了。

“你在开玩笑?”她问我。

“……没有。”我深吸一口气。

妈妈挂了我的电话。

我心跳的很快,转身轻轻敲了敲玻璃门,林兮听到声响,摘了耳机转过头来对着我笑。

“我把我们的事情给我妈说了。”我冲她说。

她听不到我的声音,但能从我嘴巴的动作看出来是在说什么,她明显很惊讶,正准备站起身到我旁边来,我的电话又响了。

还是我妈。

我冲林兮做了做手势,到旁边接了电话,妈妈像是思考了很久,才重新打电话过来。

到很久以后,我情愿我没接到那个电话,至少这样我们或许会更长久一点。


“阿嬗,你知道,你妈不是那种不通情达理的人,你若真的认定她了,我也会接受的。你爸那边我也会疏通的。”

我正喜形于色,还没来得及回答,又听到我妈继续说道。

“可你要知道,走这条路得面对的东西有很多,不仅是流言蜚语,连工作都可能会因此受障碍,就算我与你爸同意,其他的家人也指不定会拿什么话说你。再者,她那边的父母也不一定会这般通情达理。

“你先别着急着回复,我知道你会说你不在乎,但你不在乎就够了吗?你女朋友是你以前常向我提起过的那个室友吧。听你的描述那女孩子倒是不错,你们在一起我也不是不放心。

“可她好像是在读医吧?那以后肯定会当医生。我们不比国外,并不是能够站稳脚的地方,她又是时刻要与人接触的,你写些东西躲在后面就好了,没什么人说你,可她呢。

“你说你愿意受苦,我相信她也会和你说一样的话,可你呢?你愿意让她受苦吗?我希望你能真真切切想清楚这些事,我不是不允许,我只是不想你后悔。

“若你们真的决定面对,我再不会阻拦。下一个电话,我只希望能听见答案。”

妈妈说完便挂了,我呆立着站在阳台上,林兮见我打完电话,走到我身边来。

我转过身望她,终于有些忍不住,靠着她的肩膀险些落下泪来。

“怎么了吗?”她问我。

“林兮,我真是个胆小鬼啊。”

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虽然我和林兮还是依旧恩恩爱爱,可我心里老放不下来,妈妈当日说的话像是印在我心里一般,怎样都抹不去。

“那天你妈……有说些什么吗?”林兮终究还是察觉了我的不对劲,吃完晚饭后的那个晚上,她问我。

“……”

我说不出话来。

自那次我仓皇逃跑后我就想过会有这么一天,我想要勇敢,却发现自己不够勇敢,我想我还是怕那些该死的流言蜚语,那些眼光。再者,我妈说的那一切,实实考虑一下确实会令人担忧,特别是她的工作。

“林兮,若是出柜,你爸妈会同意吗?”我思量半天,问她。

“这个不好说……”林兮皱了皱眉。“他们是有些传统的人。”

“你妈反对你了?”林兮问我。

“不。”我摇摇头,“我妈怕我拖累你。”

“你说些什么话啊!”林兮站起身来。

“我是真怕……之前那次逃跑就已经说明我的胆小了,以后要面对的东西还有那么多……我真的怕……我扛不住。”我也跟着站起来,眼泪都快掉下来,“而且我真的好怕,你要面对的也是那么多,若这种事传出去,你还怎么当医生啊。”


林兮闭了嘴。

我们站在冰凉的木地板上相顾无言。


“你要走吗?”

半晌,林兮开口了。

“如果你肯留我……我愿意和你一同面对。”

我吸了吸鼻子。

林兮没再说话。

我躲在厕所里给我妈打电话,哭的不成样。

“回来吧。”

妈妈说。


06


我没有叫醒林兮。

我的行李不多,一个小小的行李箱,我们一起买的东西我都留下了,只拿走了一两张照片。

我们一晚上都没有说话,天才微微亮,林兮的眼睛有些肿,像是哭过,我站在卧室门口回头望,我多想过去亲亲她的眼睛,可我不敢,而且不能。


并不会说是谁的错。

如果林兮肯开口说一句“等我”,那我断然不会走,去他妈的不好过,就冲她这句话,我宁愿苦一辈子。

可她没说,她知道若她开口我绝对不会走,可她没说。我看到她张了几次嘴,可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不需要理由,因为没有什么理由,我们都心知肚明。

因为到最后,我们还是丢弃了彼此。


“再见。”

关上门前,我悄悄的说。


我站在江北飞机场,这里人来人往,恋人依依不舍的分别,踏上归途的少年激动的抹眼泪。父母抱着远归的孩子哭泣,赶时间的白领匆匆打着电话离开,去异地见男友的女孩子甜蜜的和对方打着电话,大家都匆忙的往来,我一个人站在汹涌的人潮里,像是迷路的小孩。

我再也见不到着山城渺茫的雾,我知道我不会再回来,而且我不敢再回来。

于是我转身,走进冰冷的机场大厅。

“再见。”

我轻轻的说告别,对这座城市,还有我终究凋谢的爱恋。


飞机上有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先是靠着位西装男睡了很久,后来西装男也睡了,她却醒过来,小声地唱李志的天空之城。

我使劲憋住的眼泪终于掉下来,然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07


纪田二喵子:后来呢?

我从回忆里缓过神来,回家许久后我才想起给二喵通报一声,她先是骂了我许久,后来又与我聊起天来。

距离那时已经过去很久了,今日不知怎的,我们又聊起来,然后我竟和她回忆了一晚上。

一棵树:后来啊…我们没再联系了。

我活动僵硬的手指回复她。

我回来后是真的连联系都没有,她的手机号码我没有删,可自那次之后我们连短信也没有,彻彻底底的撇干净了。

二喵给我发来一段视频。

我点开了,视频是采访重庆一家医院里的医生,林兮在被采访的那人身后写着医务报告之类的东西,阳光从窗外洒进来,落了一点在她脸上。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她穿着白大褂,头发披着,微微有些挡住眼睛,她的发梢微微有些卷,我知道,那是自然卷。

一瞬间,我仿佛回到我们相遇的那天,她在阳光里冲着我笑,清澈的眼睛像一汪湖水。

“你醒啦?”

她说。

—FIN—

后记:

直接把想说的话发这里好了。

最后一点用手机打的,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写了多少,大约有万字了吧。

这篇文也是自己的一个印象,最开始想写的不过是“她说了再见,然后拖着行李箱转过身,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在她消失在我眼前之时抓住了她的手腕。

她回过头来望我。

“我和你一起去吧”我说”

虽然这才是这文最开始的印象,写出来后却发现完全不一样了啊…

还有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歲来打了个酱油。

这篇也写了好久啊…

以及。

8月的我好高产啊!!!!!!

对了,虽然这篇文用了自己的昵称和前网名,但是其实是虚构哦,我可是帅气的准高二x

最后,

Thanks for your reading.

我可真喜欢夜半发文啊x

授权

评论

热度(40)

张鹋

很容易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