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

“像繁星一样去追逐快乐,像初生的鸟,年老的鱼,像你嘴中吐出的烟雾,去快乐的闯荡,然后消失在云中,在水里,在你快要变黑的肺里。”

“你生性自由,却活的并不快乐,你都忘记了你还可以去更广阔的蓝天,去更碧绿的草原。”

“这样的话,你爱听吗?”

“这样的话,你爱听的很。”

“可是即使这样,你也从没相信过你自己说的话。”





他笑的猖狂,像冬日早晨刺眼的太阳,像夏日突发的倾盆大雨,像寒冷的雪花像灼热的艳阳,像我爱的刺手的玫瑰花。




我只觉浑身冰冷。





“你希望你是快乐的,你希望快乐无怨无悔的追随你直到你死去,你想在开满睡莲的池塘舞蹈,你想在大片的薰衣草田里做爱。你想看着他的汗水滴落到你赤裸的肩膀,你身下的湿润土地,你想这可真美妙啊,幸福像蜜糖一样将自己包裹,你肯定觉得即使溺死也无所谓了吧。”

“于是你越陷越深越走越远,被你所期盼的美妙与你所爱的一切蒙住双眼又被现实的巴掌打的头晕眼花。”





我抬起头看他,发现他不再笑了,他的眼神冰冷,像是二月的潭水,我突然拉住他的双手,好像在他的眼眸中溺水,又好像落入了自己的思绪,我只觉得呼吸困难,肺里挤满了水泡与海藻。

他没有理我没有拉我没有救我没有挣开我没有摆脱我没有动我。



他只是静静的盯着我。





「五月的阳光也没你温暖,像春风拂过满墙的迎春,像夏雨抚摸满地的红花。」

「二月的潭水也没你冰冷,像寒风吹起满地的雪霜,像冰柱结满所有的屋檐。」

「你在春季死亡你在秋季复活,你在水里睡去你在天空醒来。」

「你化为灰烬又变成石砖,你融成水滴又变成水汽。」

「你被唾骂却有歌赞扬你,你被竖丰碑却没有墓志铭。」

「你坟前的花都凋零。」





他一直没有再与我说话。




他只是盯着我,好像我是一棵草,在夜里静静燃烧。


标签

授权

评论

热度(2)

张鹋

很容易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