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

【百合/完结】姐姐


《气味图书馆》企划解禁*


姐妹play第一人称,痴汉妹妹


大家好 开自行车的我刚刚被屏蔽了 加个链接重新发一次……链接里有一点剧情。





————————————————————————————




姐姐




原味二喵




气味配方:香水味,烟草味






【01】






自八岁起我开始思考人生。




我想,天空不总像作文里写的那么湛蓝,白云也没有那么悠悠,公园的草地上不是一大片的绿草地里几朵零星而又美丽的花,而是枯黄的杂草上散落着无数的酱色树根。而我亦不是什么白雪公主之类,只是没有父亲的乖小孩。


周围的人也没像同桌小芳买的小说里说那些什么我是没爹的怪物的话,倒让我有些奇怪,不论班上的同学还是学校的老师好像总宠着我,不觉的是坏事,便欣然接受。




九岁时一个男人闯进我的生活,母亲给我介绍说他将来便是我的父亲,我无所谓的点点头,欣然答应,可至始至终也没唤过他一声爸爸,他似乎不在意,于是就这样作罢。


相安无事的度过第一年,没有过争吵,没有过不和谐,母亲与男人之间溢出来的爱是谁人都看得出的,而他也待我不薄,自然而然就生出些喜爱之心来。




小学毕业那年我同友人玩乐后回到家去,看见家里莫名多了许多人,其中有个比我高许多的小女孩,黑黑的,有点微胖,眼睛不大不小,茫然无措的在人群里呆站着,偶尔回一两句话,似乎没看到我。


男人唤我过去,跟我介绍,说这是他的女儿,比我大一两岁,让我叫姐姐。


我便叫了,女孩眯了眯眼睛,掏出眼镜戴上,不笑,只是微微点下头,跟我说一句“你好。”




那便是我第一次遇见她,那年我十岁,她十一。






【02】




在我看来,姐姐是个很奇怪的人。






姐姐比我大一岁,刚好高我一年级,六年级的暑假漫长又无聊,我时常趴在窗子边看她去上课或者出去玩,夏季的阳光明媚又刺眼,落在她卷曲的头发上,像镶了金丝的发带。


姐姐从不轻易与人打招呼,即使是住在同一个小区的同学,她在看到那人时也会放慢脚步等那人走远后再上前。每每从电梯走出来都侧着身子小心翼翼的不被别人所碰到,若是不小心与其他人有身体接触,她一定会不开心一上午。我时常看到她轻轻皱起那极浅的眉毛,用力的拍打着自己被碰到的地方,好像沾上了什么脏东西。


而有时也不会,我也曾看见她和出租车司机相谈甚欢,有时在电梯里也会和挑起话题的人简单说两句,我总看不透她,不明白她到底是冷漠还是热情,不懂那些动作到底是故作姿态还是真实如此,她就像一滩死水,平静但深不可测。


她从不让人进她的房间,说是讨厌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碰,有次与我妈吵架她把自己的房门锁了三天,差点没闹的我妈和男人离婚,她却感触不大。


她看起来中规中矩,梳最简单的马尾,穿白体恤牛仔裤帆布鞋,她总是一副带着耳机背着背包板着脸的样子,为此我妈在我面前抱怨过好几次,我不做答。




就这样度过两三个月,因为各种原因我升入与姐姐不同的初中,时间的不同导致我看到她的时间少之又少,而我却在这若即若离的时间里看出些她的不同来。


姐姐从不化妆,有时连护肤品都不用,本来就不太白的脸上生出几颗痘来,有些滑稽。我本以为她可能就是这样不修边幅,可偶尔的假期我却撞见她换了不知多久买的漂亮裙子,一般只带着手表的腕上带了好几条各式的黑色手链,连平时常带的玉佛也取下来,换上白玉的锁骨链,有时候带隐形眼镜,有时则不。她出门时还会适当的喷一点香水,淡淡的薄荷绿茶味萦绕身旁,挺香。


我一开始以为她周末有约,不知为何还纠结几日,有天和友人同游时看见她一个人从电影院出来,依旧是那副冷淡的样子,面无表情的盯着手机,抬头间恍然看见了我,也只微微点头,迅速的走了。


我看见她匆匆离去的背影,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安心,却又有些怅然。隔着很远似乎都还能闻到今早她飘过我身旁的香水味,从鼻尖直入心扉,在身体间游荡。




整个初中姐姐都过得不是很快乐,和我妈大大小小的争吵过好几次,与男人也矛盾不断,唯独与我相安。我一方面觉的这证明了她不讨厌我,一方面又觉得她完全不在意我,竟有些生气,好几天看到她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她没什么表示。


我初三那年家里终于平静下来,我与姐姐的互动也多了起来,偶尔的电影她会带上我一起,虽然更多的时候她是一个人——初三的我太忙了,而她更喜欢独处。


这一年过去我才觉得我成了她真正的妹妹,有时她会辅导我做题,有时跟我聊些有的没得,我也终于可以自由进出她的房间,她的梳妆台上摆满了大瓶小瓶的香水,玻璃瓶在灯光下闪烁,像亮晶晶的钻石。


初三的暑假我和班上的女孩子谈了个恋爱,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初衷是什么,或许是因为她身上的味道像极了姐姐,又或许是因为我孤单寂寞需要消遣,总之这两个多月的恋爱让我清楚的认识了自己的性向,知晓了自己为何对男孩子没有兴趣,同时开始更加的关注姐姐。后来的我想大概我在很久以前就开始喜欢姐姐了,可始终让我不明白的是为何我会喜欢上她,她那不可一世的糟糕性格,并不出众的外表以及几乎找不出来的优点都不是我喜欢的风格,而当这些糟糕的部分融合在一起变成她身上那股清幽的芳香之时,我就像变成了瘾君子,贪婪的渴求着那味道,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03】




高中我终于和姐姐在了同一个学校。






军训的一周去了某座山上的什么子军训基地,姐姐难得的为我置办了要带的东西,还跟我讲了些她之前军训时的事情,跟我说了些注意事项,我一一记下,出发前我恳求她让我带一小瓶她常用的香水,她感到莫名其妙,却还是拿了分装瓶给我装了一点。


而那六个晚上我都会将香水喷一点在一点也不柔软的枕头上,好像姐姐睡在我身旁。我有时总会嘲笑自己的变态,却从不停止这些行为,那瓶小小的香水我一直没用完,宝贝似的收在柜子里,姐姐曾找我问过一次,被我糊弄过去,再也没有过问。




军训后回到了学校里,很快的就交上了很多朋友,甚至还交了一两个女朋友。而我最大的乐趣,只是站在教室门外痴汉似的盯着楼下的姐姐。


姐姐不和我一起吃饭,只等我晚上一起回家,我时常站在走廊上,看着对面那楼的她对着四合院一般的教学楼发呆。她在我楼下,有时出来透透气,或者和同学们打闹一番,但更多的时候她总是一个人在那里静静的站着,一只手撑着腮帮子,一只手在白色瓷砖上无意识的画着圆圈。


我的目光幽灵似的跟着她,看着她百般聊赖的放空自我。我总觉得这时的她才是真正的她,那些高声叫着别人名字的,疯狂的大笑着的她都不是她,只是一些精致的保护壳罢了。她出门前喷的淡淡香水味顺着风往上飘了,钻进我的鼻腔。还有她心里的叹息也跟着上来了,从我的耳朵钻进去,一直沉到心底。






【04】




我是在偶然之间察觉到姐姐的改变的。


有次爸妈不在家,我推开姐姐的房门让她跟我一起出去吃饭,她似乎没料到我会这样,吓了一大跳,这时我才看见她指间的烟。她坐在飘窗改的书桌上,和我一样花纹的睡衣有些皱了。玻璃窗半开着,一阵又一阵的热浪飘进来,她木然的盯着我,想了一会儿,还是把烟灭了。


我结结巴巴的唤她姐姐,让她跟我出去吃饭。她回好,嗓子沙哑的有些性感,她让我先出去说自己要换衣服,我走到门口时又突然叫我的名字,我回头,看见她欲言又止,了然的点点头,承诺绝不会说出去。


于是她放心的点头说好,跳下桌子来换衣服,关门时我看见她光洁的脊背,还有腰间的丁点赘肉,而最奇妙的是——这让我红了脸。




从那天开始,姐姐于我不再只是淡淡的香水味,还有一股寂寥的烟草味。我托朋友帮我买了许多和她一样牌子的烟囤在家里,和她以前送我的那瓶香水放在一起。有时我会点烟,但从来没吸过,只是把它放在自制的烟灰缸上看着它变为灰烬,它的白色烟雾在灯光下一缕缕,好像庙里的焚香。




在姐姐交了第一个男朋友的时候,我向她坦白了自己的性向,却没说喜欢她。依旧躲在小角落里犯罪似的汲取着她的味道。她对我的性向没什么反应,只在听了我那些荒唐的恋爱史后告诉我要洁身自好,不要糟蹋那些好姑娘,我一一应下。


谈了恋爱的她似乎离我更远了,两人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变得少之又少,有时我去帮她打掩护,也不过就是在稍远一点的地方吃着她男朋友买给我的冰淇凌背对着在后面花前月下的他们,有时我们一起看电影,我也只得忍受他俩在一旁亲亲我我,装的像自己对这种电灯泡的角色十分不满来换取一两杯可乐。


我一直都觉得恋爱中的姐姐根本不是姐姐,她根本就不是那种能和一个人长期相处并且百般迁就都不会厌烦的人。而且她太过于擅长独处了,擅长到和他人在一起久了就会混身上下都不舒服,所以他们的分手在我看来是必然事件。虽然姐姐恢复单身意味着我们又能像一样相处,可令我不满的是她鲜少再来走廊里晃荡了——毕竟她前男友就在她对面那个班——而我对无法再常常看见她的事实感到无比焦躁,顺带着都讨厌起那个男的来。


讨厌完之后我就陷入了自我厌恶,毕竟我至始至终都没有和姐姐透露过一丁点的喜欢或者是别的什么情感,所以我根本没有任何资格评价她身边的任何人,可我似乎总不肯接受这样的事实,于是在我的纠结之中,姐姐毕业了。






姐姐的成绩算不上很好,却也算不上差。但高三一年她挺认真,成绩也就自然而然的提了上来,高考她发挥超常,和同学旅游一周回来查分发现高的离谱,立即填了她心仪的那所外地大学,不出意外的拿到了录取通知书,全家人都把她宠上了天,她生母那边也赞赏有佳,导致她常常不知所踪,而这使得我越发的急躁起来,常常大发脾气,只有姐姐每次在家时好一些,我把这解释为高三综合症,我妈虽极不情愿,却还是默默忍受了。男人也没有什么过多的话语。后来他公司里送了两张旅游劵,便和我妈一同去了,只留下一比生活费,让姐姐照顾好我。


他们出发的那个晚上姐姐接到她生母的电话说她和姐姐的继父也要去同一个地方旅行,挂电话后姐姐自言自语的说了句“会不会出事啊”后又呸呸两声,干自己的事去了。




高二补课结束的那一个晚上我没有和姐姐打招呼,和一堆狐朋狗友喝的烂醉,还和女朋友分了手。我好像说了很多难听的话,把小姑娘都气哭了,可最后还是她哆嗦着手指打电话给姐姐让她接我回去,我在她打电话后就清醒了一点了,此时此刻我最想见到的就是姐——事实上,我无时无刻想见到的也只有她。


姐姐打了车迅速的到了,和我的朋友们寒暄一番后带着我走掉了,临走前看了我前女友一眼,小姑娘已经自暴自弃的喝醉了,咧着嘴好像在嘲笑我,目光一直落在姐姐身上,直到我们上车都没有收回。


下车后我在垃圾桶旁吐的昏天黑地,装作自己被甩了的样子,缩在姐姐怀里哭,酒味混着呕吐物的难闻气味飘的很远。我装作迷迷糊糊的舞着双手去抱她,胡乱的叫着前女友的名字,让她吻我,姐姐只擦擦我的嘴,照做了,只是轻轻的嘴唇相碰,竟让我安静下来。我闻到她颈脖间熟悉的香水味,情不自禁的加深了那个吻,姐姐没有躲开,一声叹息自胸腔里往外传出,飘转于茫茫夜空。






【05】      




八月初的时候,传来了我们父母的死讯。




如果作为小说来讲,这完全是不符剧情的突兀转折,或许还会引起读者大骂狗血,批评一番。可惜的是,这是人生。


这是残酷的,冰冷的人生。你上一秒还在为自己的爱情烦恼,下一秒就得披麻戴孝为自己的父母哭泣,和旅游公司打官司,去怪他们突然抛锚的轮子。


你得清楚的认识到天灾人祸都是随机事件,而每个人的概率都一样,你只不过是抢先体验了一把罢了。我的泪早就流干了,只每日的站在那堆烦人的亲戚之间听着他们讨论我是如何的悲惨,更有甚者,看见那比金额庞大的赔款,竟准备领养我,全被我拒绝。


在人潮之中我突然想起姐姐,她在听说自己的生母与继父也在那辆车上时还自言自语的怀疑会出事,我想她这会儿一定难受极了,于是我扒开那群讨厌的白痴,用力的向她的方向跑去,我想去抱住她,想舔干她的泪痕,我想把我的一切都告诉她,我想说这不是她的错。


我想让她别留下我一个人。






最后我们提出的条件是,必须领养我们两个人,姐姐也已经满了18岁了,那比遗产轮不到其他人手里,有些人放弃了,只有一直待我们挺好的小姑最后来做了我们的新母亲,她虽然是单身,却特别忙,总有应酬,时常不在家,对我而言,正是好事。


自那天以后我便和姐姐一起睡,每晚我都抱她抱的极紧,跟她解释说是怕她也离开了。她总拍拍我的手,叫我别怕,说她不会走。虽然我到现在都还没有对姐姐表露心迹,可是这样的生活也挺让我满意了。


有天我半夜突然惊醒,发现身边已经没有人了,我急忙披了衣服跑出房间,生怕姐姐就这样走了,我跌跌撞撞的准备跑出门去,突然闻到一股熟悉的烟味,从父母房间的小阳台飘出来。


门没有关紧,我从门缝望过去,姐姐还穿着和我一模一样的睡衣,没有戴眼镜,头发披散着,有些发丝被吹到她脸上,被她拂去。


是姐姐在抽烟。就像我几年前开她房间时见到的一样,白色的烟雾自她指间飘出,好像庙里的焚香。她的眼睛明亮,月光洒在她的脸上,照出几颗晶莹的泪珠来,像是钻石。


我贴着冰冷的墙壁盘腿坐下了,烟的香味混杂着姐姐刚洗完头的头发传出的洗发剂的清香一同飘进我的鼻腔里了。我感到莫名的安心,却又有些说不出的害怕与愧疚,终于迷迷糊糊的在门外睡着了。






【06】




我始终不想记起来的是,姐姐要走了——她要开学了。




我整日整夜焦躁失眠,姐姐和小姑只当我是因为父母和高三的压力,没太在意,还为我开了一点安眠药,这两日姐姐的行李已经收拾好了,堆在大门口,刺眼的很。有些已经寄走了,快递单被我揉的不成样子,却又不敢扔掉。


我开始意义不明的出冷汗,每晚抱着姐姐也不能心安,我在她熟睡后抚摸她柔软的身躯,内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崩坏了,又有些计划正在成型。


于是在姐姐离开的倒数第三天,我终于下手了。




小姑照例不在家,姐姐已经习惯了每晚睡前一杯牛奶,我前两日总缠她说怕她不要我了,她总笑我,说一到放假都会回来,绝不会扔下我的。


我信了,可还是将那杯加了料的牛奶递给她。






【车在这里 请点击】






【07】




姐姐最后还是去了学校。




她没有带走香水,我依旧像以往军训时一样喷一点在我的枕头上,囤的许久的那些烟都被我拿来抽了,每一次吐气的时候,都好像在与她接吻。




如她所说的,她每个假期都照例回来,我们依旧一起睡,可她总会适当的与我保持一点距离,我并不着急,只是有时也要挟似的索吻,或者做点更过的事。


高三这年我发狠的学着,想着一定要考去她的学校,这样就再也不会放跑她了。


对于我做的一切,我都问心无愧。




我是个自私,胆小,又无耻的混蛋,可是我爱她,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都爱她。




END


授权

评论(3)

热度(51)

张鹋

很容易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