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重启

人生重启


如果你能不停的重新开始你的人生,你会怎么做?



我从顶楼一跃而下。

在风中的时候,我觉得一切都不重要了。跳楼的理由,解脱的痛快,都无所谓了。我能看的是离我越来越远的天空,垂直地面的建筑大楼。我一直下降,快的我觉得的五官都快被风吹掉了,我一眨也不眨(也没办法眨眼)的盯着天空中那团像屎一样的白云,好奇为什么还不出现走马灯。

然后"砰——"的一声。

我听到旁人刺耳的尖叫。听到拨打120的声音,所有的声音都像隔着一层水。我呼吸不过来,痛觉侵染全身。像回到小时候从楼梯上摔下去,没法子呼吸,连尖叫都没办法,好不容易喘过气来,像从地狱回来一样开心。

可现在没办法再喘过气来。

我眼前一黑。


01.


我睁开眼。

刺眼的阳光让我落下泪来,我躺在冰冷的柏油路上,思考自己的真实身份是不是亚人。

我记得清清楚楚,从顶楼跳下来的那一瞬间,呼啸的风声,刺耳的尖叫,窒息般的疼痛。

可我还活着。

我撑着身子坐起来,看到带在手腕上崭新的手表,右手紧握着的笔袋和袋中的中考准考证,陷入恍惚之中。周边的景色是熟悉的小城镇,我花了两三分钟才发现我回到了三年前,一个我最尴尬的,从公园小路的楼梯上摔下来的时刻。

离开考还有四十分钟。

我一瘸一拐的往考场走,三年前的记忆席卷而来,每一句对话,每一声对瘸腿的取笑,都从我脑海复苏。那场跳楼像是一场梦,可很快我发现了不同,我明确的知道他们将要说的每一个字,接下来将要发生的每一件事,高中的三年,我现在是保存着三年后记忆的初三学生。

在奇异的接受了这个现实后,我突然想,我或许能够改变我的人生。

可我还是不会做三年前没做会的那道数学题。

01.5

三年有多长?

当我再次站在顶楼的栏杆上时,我像吃了屎一样难过。

我好像在玩一部galgame,因为选择不同的线路经历不同的对话,对话完后却没能走进另一个支线,于是得到一个相同的结局。我以为我记得评讲的试卷就能记得答案,但我依旧只能得出错误的结果。我所想的改变终究没有发生,就连我满心希望的的"面对重来的人生我会更加努力"也只是空口说白话。

再次被逼至此,我没了第一次的果断。第一次决心结束自己生命的时候我连犹豫也没有,散步一样的一跃而下。

这次却不同。

虽然我经历了不同的过程,却依旧迎来了相同的悲惨后果。

我不知道接下来会不会有改变,我甚至不知道这样跳下去我还能不能活。

但。

我决定重来一次。

02.

我睁开眼。

刺眼的阳光让我落下泪来,我躺在冰冷的柏油路上,思考自己的真实身份是不是亚人。

答案是NO。

我是一个跳楼也死不了还要穿越时空改变没办法改变的过去的废柴。

我挣扎着爬起来,拍掉裤子上的灰,抓着准考证向考场走去。

我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从后花园悄悄绕去考室,平静的打开笔盖,在记忆中搜索我所知道的答案。

我依旧没有做对最后那道数学题。

这一次,我更加慎重的选择我的人生。我所牺牲掉一半未来而换来的人生。我痛苦的(天知道从三十一楼跳下去有多痛)换来的人生。我避免吵架得到的后果,避免小错误得出的差错,小心翼翼的在记忆里搜寻正确答案,尽力将自己搬进正确的人生轨道。

所以当我在分班的时候被分到尖子班的时候,我几乎以为我快成功了。

我成功选进了一条支线,到了一个新的环境,虽然有时会因为给我曾经认识的同学打招呼而得到疑惑的白眼,但我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真实。这是我未踏足的世界,未接触过的环境,我满心欢喜的以为我能在此获得崭新的人生。

——至少我在班主任怀疑我屡次作弊前都是这样想的。

我靠着我的记忆存活在这个世界线里,所以根本对学习不上心。我只是不厌其烦的去接触新人,参加活动,依靠自己的记忆做所有的月考题。连正确答案也不知道修改,拿到最高分。并且我认为这没有什么不对,即使班上的考试我一次也没有及格过。

我都忘了尖子班和我以前在的普通班是两个不同的班级,连做的卷子都不一样。我当然没有答案的记忆,基本没有学习的我更是不知正确的解法。我依赖着我的记忆,成为班主任口中手法高明的作弊者。——即使他从未找到证据。

他当然不肯轻易放过我。

所以,当"屡次违反校规校纪"的留校察看处分被摆在我面前时,我意识到,我又迎来了相同的结局。

02.5

我没去顶楼。

我这次不打算跳楼,但重来还是需要的,我去买了把刻刀,在没人的下午准备好一盆温水,毅然决然的割掉了自己的动脉。

鲜血很快就染红了整盆水。我想即使我不再醒来也没有关系了。我感到越来越冷,发低血糖一样的哆嗦着,眼前是扭曲的万花筒,一万个班主任顶着他的秃头骂我是作弊者,是垃圾,我的体温迅速流失。

我选择重来一次。

但下次不要再割腕了。我想,这样太慢了。

09

我睁开眼。

刺眼的阳光让我落下泪来,我躺在冰冷的柏油路上,思考自己的真实身份是不是亚人。


在第九次瘸着腿去考试之前,我经历了三种相同的人生,两种更加快乐的人生和四中更加痛苦的人生。

我有一丝厌烦了。

但比起继续活下去,我更愿意在这三年里徘徊重来。活下去太累了,比起面对未知,我更愿意活在一个选择就能回到我熟悉的既定人生的感觉。

我顺着最快乐的那条线走下去,更改掉一个又一个的错误答案,但随之而来的未知带给我更多的恐惧与痛苦。我逐渐发现我受不了不经我掌控的人生。我勤勤恳恳的学习,比谁都认真,即使这样,我还是在高考前夕恐慌的把自己关进床铺里。

我想起过去九次的消失,从没有那一次走到像现在这么远。虽然每一次死亡的时间都不相同,但从来没到过高考,我知道的是跨过这条线我就会迎来完全不同的人生,但我所害怕的是我因此得到错误的结果,获得错误的人生。

我现在最害怕的,就是未知。

顺带一提,我还是不会做中考卷子上的最后一道数学题。

09.5

我着魔一般的选择了重来。

15

我睁开眼。

刺眼的阳光让我落下泪来,我躺在冰冷的柏油路上,思考自己的真实身份是不是亚人。

我拍拍腿,往考场走去。

又是三年。

这一次,我选择了高考。

但这次我的想法很奇怪,考完后很快就出了相关的考试报,我买了一份,做贼一样的将答案反复背诵,将它深深的镌刻进我的脑海里。

我相信我这次的牺牲是会有所回报的。

15.5

在死之前我依旧在背诵答案。


16

我睁开眼。

刺眼的阳光让我落下泪来,我躺在冰冷的柏油路上,思考自己的真实身份是不是亚人。

我顾不得腿的疼痛,奔跑着去考场,反复念叨着在我脑海里的高考答案。我甚至想找把刻刀将它刻在我身体上。

一切好像都不重要了,不管是依旧没有答对的那道数学题,与尖子班的擦肩而过,在走廊上看见的秃头老师的恶心嘴脸,早就会熟唱的新歌,连剧情都能背出来的电影,眨眨眼都能知道的下一句话。

我每天的工作,就是在结束一天后,疯狂的背诵我早已熟记在心的考卷答案。

我第一次认为,我能走向未来。

16.2

当我拿到心怡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庆幸自己熬过来了。

这就是我想要的人生。我完美的人生,我终于能有续集的人生连续剧,没有让我寻死的理由,我不需要重来。

我不害怕我会犯错。

因为只要我想,那我随时可以用三四年来换取一个正确的选择,这样很值。

这是全新的,未知的人生,我能够活下去。

我突然意识到,每一次的重复都没有意义,其实我不必这样做。

即使我不去死,我或许也能继续走完这一生。不管未来是好是坏,我都能走下去,而不是不停的重复三年又三年。我突然悲哀的意识到,我并不像其他循环故事里的人因为天灾人祸没办法逃离那个循环圈,我是自己重复着结束掉自己生命的这个行为,一次又一次的用三年将自己逼死。

生命好像变得一点也不重要了,它变成我换取未来,纠正错误的工具。

就因为这无数的选择权,我总是不满足现状。

16.5

如你所想,我因为分手而终结了自己的生命。

我要选择另一个人。

28

我睁开眼。

刺眼的阳光让我落下泪来,我躺在冰冷的柏油路上,思考自己的真实身份是不是亚人。

我冲向马路,让车把我撞死。

我依旧没做会那道题,因为我根本就没有去做。

35

我睁开眼。

刺眼的阳光让我落下泪来,我躺在冰冷的柏油路上,思考自己的真实身份是不是亚人。

我捡起装着准考证的口袋,没再管那道不会做的题。

我要去抢银行。

35.5

第一次被运钞车的枪击毙。

我他妈像大电影里的反派一样帅。

50

我睁开眼。

刺眼的阳光让我落下泪来,我躺在冰冷的柏油路上,思考自己的真实身份是不是亚人。

我可圈可点的人生到底有什么意义呢,为什么世界要安排我重复这一切?不论是重蹈覆辙还是开辟新天地,都有什么意义呢?死亡的痛苦已经像蚂蚁轻咬一般。

如行尸走肉一样的重复着这三年,明明能够向前,却在每一个分岔路口停摆,试验过无数次后才敢往前迈进。

我走向考场,在试题卷上对我依旧不会做的那道题下写了一个大大的FUCK。

99

我没有睁开眼。

我突然发现,我能保持亡魂的状态存在一段时间。我跟随着抬走我的救护车,看到悲伤哭泣的亲人,看到得知我死讯后的人的悲哀。我一瞬间很迷茫,不过是一个人自己死掉了而已,为什么会有一群人出来说自己很内疚,说是他害死了我,明明我的死亡是自己造成,我想要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我想要的人生而已。

我看到无数的哀悼,无数的悲伤。没有一丝真切实感。我不认为这一切属于我,我对他人的情感感到迷茫,不理解,甚至在想被火化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再次之前,我从不知道一个人的生命和那么多的人都会有联系,一个人的死亡会给那么多的人带来影响。

人究竟是不是独立的个体啊?

101

我睁开眼。

刺眼的阳光让我落下泪来,我躺在冰冷的柏油路上,思考自己的真实身份是不是亚人。

嗯。我不是。

我是重复了一百遍人生的不知道还是否能被称为人的人。

我在这101次的时候,终于做对了那道题。

但我不知道,我究竟会不会走完这一次的人生。


100099.5

人生重来算了。

授权

评论(15)

热度(46)

张鹋

很容易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