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短暂 短暂珍惜

八死一生

都说猫有九条命,可没人告诉过我这九条命并不都是猫命。每一次的死亡都使我在离我最近的生物体身上复活,作为我的“extra life”。我的整个人生就是开了修改器的rpg游戏,但上限为9,等九条命用完,就会迎来GAME OVER。

见鬼,这次在这个死宅主人身上复活,让我都不太正常了。

我是猫,有九条命的猫。不过在我的九条命里,有五条命都不属于猫。我们俗称九命猫,是猫里比较特殊的种群,每一次的死亡都伴随着新生,以尸体旁最近的生物为载体,我在变回猫前做过蘑菇、狗、兔子、鱼、老鼠,最后终于在吞掉我的那只猫身上复活,和我现在的附身对象相处了三年,直到我病逝。我死的那个下午,我的主人也虚弱的躺在我的身边,好像马上要跟我一起死掉了。后来我总疑心是因为我要死了才有了这样错误的感受。那天下午的阳光异常的温暖,我的主人难得离开了电脑,拉开了窗帘躺到我的身边来,我在他的怀里死去,迎接我的另一条新生命。

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会变成人。

做人有什么好的?不够自由又不够快乐,连保护色都没有。这是我的第八条生命了,在此之前,我没有一次变成了人,也没有一次想要变成人,做一颗草都比做一个人好,人又不能光合作用。这时候我突然想到,我在我主人的身体里复活,那我的主人是死了吗?我突然有一点悲伤了。

我的主人——现在要说我,是个家里蹲。高中辍学,住在一间狭小的公寓单间里,每月用着家里寄来的钱,安心地当着米虫,还好意思养了我。他家里有一个爸爸一个妈妈,还有一个哥哥,但我几乎没见过他们几次,毕竟我的主人很少出门,出门一般也不带我。他的哥哥到是偶尔来看他,顺带着几条小鱼干关怀一下我。

说到小鱼干,我有些饿了。

人类的味觉没法忍受猫粮和猫罐头,但我也实在想不出来该吃些什么。我想起我是狗的时候带我出去遛弯的主人把我拴在速食店门口,屈辱地抵抗着店内的芳香,那么,我应该出门。我闻闻自己身上,一股惨烈的气味,像是坏掉的鸡蛋。变成人后,我的嗅觉也没有那么灵敏了,但我还是隐隐约约闻到一股死亡的气息,我低下头看,原来是我自己。

人的视觉系统和猫不同,因此我看到了许多我叫不出来名字的颜色,而我,作为猫的那个我,正躺在一堆花花绿绿的被子中央,蜷缩着小小的身子。啊,原来我是长这个模样,有这样的颜色,这时候我才清晰的发现。我抬手轻轻触碰自己的身体,毛皮已经不再柔软了。我是一死掉的猫,可怜的,悲哀的,丧失了生命的生物。那现在我要干什么呢?我想,我应该要把我埋葬,就像以前作为狗的时候被主人埋掉一样。

我住的地方背后有一片树林,我提着自己的身体走进去,用手刨了一个洞,再把自己放进去,像每次排泄后埋粪便一样把土给填上。人类的手真不好用,刨坑都花了我不短的时间,更何况我才成为人,虽然能依着身体的本能站着走路,可还是想要四脚着地。我低头看,一个小小的土坑,里面埋着小小的我,我的第七次生命在美丽的下午终结。我本来该流两滴眼泪的,但我实在是经历过太多次这样的事了,所以我不再为自己的逝去而感到悲伤。且我是有一条新生命的,我在见证了死亡后还迎来了新生,我是不朽的——九次以内的话。

等处理好我自己的尸体,我就离开了那里。我不会去祭奠我自己,虽然我在变成兔子的时候看到我的前任主人常常去祭奠作为狗的我。他总是在我的坟前悄悄哭泣。有什么好哭的呢?再哭我也不会作为狗活过来了,这样的悲伤是无用的悲伤,还不如打起精神,养一条新的狗。我一边空想一边依靠着自己的记忆走向速食店,然后在门口想起来,我好像没有带钱,也没有带钥匙。

钥匙——一个神奇的东西。那么小的体积,居然能打开那么大的盒子,我的主人偶尔为了发售的新书或者必须要在店里才能买到的东西而出门,这时候他就会将钥匙揣在身上。他走了以后,我就蹲在床上望着门口,一个变成狗后的后遗症。他回来之前,首先是味道顺着门缝飘进来,再才是他的声音,脚步离我越来越近。到最近的时候他就不再发出脚上的声音,掏一把钥匙,金属碰撞,有点像摆在他桌子上的金属球相撞的声音,我最喜欢玩那个了。再咔嚓两声,黑暗就会变成白昼,我的瞳孔随之舒张或收缩,他的身体在我眼前显现了。这时候我见着的他是他的整体,他的声音,气味,形体都融合在一起的状态,而不是在那门外被拆分开来让我感受到的样子,我讨厌那样的感受。他的钥匙攥在手上,小小的,我摸过,很硬,尝起来也不好吃,可他宁愿带这样一个冰冷无味的东西出去也不愿意带我出去,虽然我变回猫后也不爱出门了。可我还是感到些许不公。

变成人以后,如果没有那个小东西,我就没办法再回到那个黑暗的大盒子里,那个刚刚吞噬了我生命的地方。而没有钱,我就没办法吃到东西,这样的空地里,没有我的视觉和嗅觉,根本无法抓到任何一只老鼠或者虫子,小鸟来充饥。所以我说,人类真是麻烦的生物,只能吃加工过后的食品才能够活下去。即使是生肉,也要细细洗干净,加盐加醋加些奇怪的东西。那我现在该去到哪里呢?我不知道。生理的饥饿让我找不着北,于是我顺着记忆里最正确的方向走回家去。

我用这样的身体行走以后,才终于知晓盒子外面是个怎样的样子。黑乎乎的被称为走廊的地方,居然能因为脚步声而变亮,我在门口坐下来,背靠着冰冷的铁。如果能被主人的哥哥发现,那我应该还是有机会进去这个悲伤之地的。但我为什么认为那里悲伤呢?

哥哥踏着光走过来,像幻觉似的。他的皮鞋在走廊里发出巨大的响声,震亮了走廊的灯。他看到我披着他弟弟的皮相坐在这样的门前,虽然惊讶也还是没有责问我什么。我有些心虚,毕竟我并不是他的弟弟,只是他弟弟的一个陪伴品。哥哥居高临下地盯着坐在门前的我,问:“没带钥匙?”我点点头,让他把我领进屋去。

“猫呢?”哥哥不问我为什么外出,也不问我为什么不带钥匙,他没有看见本该在黑暗里闪烁的属于我的猫眼,才发出这样的问句。我抬头盯着他,嗓子里发痒,我张嘴,说:“死了。”

啊,我这才发现我能说出来的不仅仅是喵、喵。而已。哥哥抬手,摸摸我的头,像主人偶尔对我的爱抚一样。

哥哥给我煮了吃的,安慰几句后又走了。我留在这个巨大的坟墓里悲伤。我现在清楚了,我之所以认为这里是一个悲哀的地方,并不是因为他吞噬了作为猫的我,而是因为他夺走了我现在这个身体的生命。其他生物总说猫薄情,其实不然,我们也会为生命的流逝,亲近之人的逝去而感伤,只是不像狗那么强烈地表达出来罢了。我对我的主人,是有着全然的信任与爱的,因此在他的怀里死去让我感到没有那么令人伤心。每一次的新生都该是令人开心的,但我这次开心不起来,一想到我的新生是基于我主人的死亡,就让我痛苦的喘不过气来。所以说,为什么要变成人呢?人的七情六欲太复杂了,他们想的东西,感受到的东西都比猫、狗、动物、多多了。这次死了以后,我希望我的第九条生命被寄托在没有痛觉神经的生物身上。

哥哥第二天又来了,是以前没发生过的事情。他说,来接我回家。这句话他对我的主人说过很多次,但每次都被我的主人拒绝,以一种偏执而又不被人理解的模式。但我现在并不是我的主人,我虽然披着人皮,可心里还是一只想要被爱抚,想要吃到美味的鱼的猫。于是我点点头,同意和他走了。哥哥显然很诧异,没料到我会这么轻易的答应他,可我也没办法告诉他说我其实是一只猫,按照我主人那世界的想法,我这样说出去会被人认为精神出了问题。人类真奇怪,连说真话都会被判定有病。

哥哥带我回家,那样的一个家,厨房里炖着飘香的汤,被叫做爸爸的人在办公,妈妈在客厅里看电视。我想如果我还是猫的时候要是被主人带回来就好了,那个看起来好温柔的女人一定会摸摸我的头,如果她的手法得当,我就把我的肚皮也给她摸一摸。而哥哥会给我最好吃的鱼,我的主人,我要在他的房间里蜷缩在他怀里睡觉,这里总让我感觉我能和他更亲近一点,而不是像在那巨大的方形坟墓里一样,隔得那么近好像都还是离他很远。

我在这里住下来,还是在自己的房间里生活,但有了可以不用自己操作也能吃到的一日三餐,我逐渐习惯了成为人的生活,我甚至在哥哥的介绍下去了一家便利店当店员,虽然进门时会发出响声的那个风铃老是让我不得安宁。到后来,我终于不再有猫的习性,而是作为人生活了下去。我理解到了许多的不同,还有那样的家庭,原来家人不止是叠在一起趴在对方的身上睡觉而已。

我逐渐体会到快乐,是作为动物时感受不到的那种快乐。还有悲伤、愤怒。我想,如果我变成不是我主人的人就好了,如果我能以人的形式与我的主人相处就好了。但是一想又作罢,以我主人的性子,根本不会去结交他人也不会认识陌生人,还不如感谢吃了作为老鼠的我的这只猫,让我有了触碰主人的机会。

我仍旧时常为他感到悲伤。

作为人的日子,在他人眼里看起来很快,在我眼里却太漫长了。我成为植物、动物的每一生,都没有这样长久的生命。我在这样的生命里要看到我爱的人逝去,看见时间的流逝,这又是作为人来讲很不令人快乐的一点了,我看到了太多的增添悲伤的东西了。我做为猫的时候,从不用担心这些的。

当我作为人的生命快要走到尽头的时候,我养了一只猫。我希望我的最后一条命依旧花在猫身上,我想,我之前活了那么多次,加起来也没有作为人活的那么久,为人还是太麻烦了。但是作为人时的快乐、悲伤、能感受到的一切,我大概都能在作为猫的最后一次里,在睡梦里珍惜。

当我闭上眼之前的那一瞬间,我的猫钻进了我的怀里。它感受到我生命将要结束了吗?这时候我想,我的主人当时难得的将我抱在怀里,是不是因为他也感觉到我快要离开他了,还是他感觉自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呢?

最后我的眼睛越过我的猫瞟到我桌子上的易拉罐,是哥哥的女儿看望我时留下的,我闭上眼,感受到生命从我指尖流逝,最后一刻我盯着那个被喝空的铁制品想:易拉罐有没有生命呢?

FIN

评论
热度(34)

© 张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