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的最后一个童话

世界上最后一个童话

 
 

「世界上的童话都不允许被存在,那是邪恶的,充满谎言的东西,它欺骗幼小的儿童,让他们对不存在的东西充满幻想,活在光是美好和辛福的谎言之中。即日起,举国上下禁止一切关于童话的东西,所有童话都不允许被存在。」

 
 

新国王颁布禁令已经有大半个月了,阿多躲在糖果屋的废墟后面,悄悄的抹着眼泪,半个月前,他还不止一次的和小伙伴们来到这里,一遍又一遍地听那个胖奶奶讲糖果屋的故事,不厌其烦地对那些甜的发腻的点心流口水,咒骂着那个恶毒的巫婆。

可这一切全都消失殆尽了,半个月前,阿多还期盼着快要来临的儿童节,那一天全家总是都很开心,爸爸会端来糖果屋超大的巧克力蛋糕,妈妈给每一根蜡烛都系上漂亮的蝴蝶结,白色的陶瓷茶壶被漫画家哥哥画上可爱的眼睛,演员姐姐穿上公主的礼服,微笑着坐在一旁。

那曾经是一个盛大的节日,举国上下张灯结彩,欢庆这一天,孩子们穿着鲜艳的衣服跑来跑去,连平时不言苟笑的警察都换上米老鼠的布偶给孩子们唱歌。老国王认为,每个人都应该富有童心,这是最美好的品质,他让孤单和悲伤远离你,所以,每一年的儿童节也被称为童话节,每一次过节都像是一次狂欢。

阿多站起身来,拍干净裤子上的灰尘,踢着路上的石子回家。自从新国王颁布命令以来,街上就很少充满欢声笑语了,平时就可怕的警察更加的严肃了,连画漫画的哥哥都改行画油画,姐姐也不再扮演白雪公主,只是照着台词演一演悲伤的茱丽叶。

 
 

“我回来了。”

阿多疲惫的打开房门,这半个月,阿多觉得自己的父母都苍老了几岁,虽然妈妈还是会温柔地笑,给他烤好吃的饼干,可是再也不会把便当摆成可爱的丑小鸭,不会把饼干做成动物模样,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

阿多躲进房间里,满满一柜子的玩偶全消失了,只留下些许灰尘,童话书也全都不见了,只留下几本皱皱巴巴的科普读物。阿多看向床头,满满一排的红色小兵玩偶全都不见了。阿多把自己扔到床上,拼命回忆着关于自己看过千百遍的童话故事,企图填满这空荡荡的房间。

“救命!救命!”

突然,小小的呼救声惊醒了阿多,他疑惑地睁开眼,找寻着声音的来源。

“嘿!我在下面!看我!看我!”

阿多跳下床,看向自己的床下,想要像以往一样钻进去,却发现自己像是长胖了一样,只能艰难的扭动身子爬了进去。

那是什么?!一只小小的士兵玩偶!

“嘿!你好!”

玩偶取下自己高高的帽子,行了个礼,阿多惊奇地望着它,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别发呆啦!我是真的!真的!”

小兵着急地挥舞双手,阿多愣了好半天,才想起来回话。

“国王不是…下令毁掉你们的吗?”阿多疑惑地问。

“对啊!所以我才来求救!快!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们了!大家都忘记童话了!只有你才记得!”

“阿多!吃饭啦!”妈妈的声音突然响起,阿多慌张地将小兵藏到袖子里,再次艰难的爬出去。打了个哈哈应付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坐了下来,却疑惑地看着自己的餐盘。

“妈妈?为什么我的餐盘变成和你们一样的了?我不是专用的儿童餐具吗?”

桌子上的人都愣了一下,哥哥使劲冲姐姐使眼色,爸爸擦了擦嘴巴,说。

“阿多不是一直想要和我们一样吗?所以我们就满足你的愿望啊!”

虽然有些疑惑,但阿多还是点了点头,迅速的吃完盘子里的东西,跑回了房间,没有听到哥哥的那句“他还活在童话世界里呢。”

 
 

“所以说,我要怎么帮你?”阿多撑着腮帮子问小兵。

“虽然国王几乎把所有关于童话的东西都消灭了,可是有一样东西他不知道。老国王一直保留着这个世界的第一个童话,就锁在他最后一个柜子里!”小兵说,“我们要在国王找到之前把童话拿到!”

“怎么拿?”阿多问。

“让我的朋友们来帮你吧!”小兵调皮的眨了眨眼睛,指向窗外,阿多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差点没尖叫出来。

是飞毯!阿拉丁里的飞毯!

阿多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小兵招了招手,飞毯穿过窗户,载上阿多,咻的飞了出去。

 
 

那是阿多过的最快乐的一天。

他坐在飞毯上,风呼呼的刮着,他听到自己快乐的大喊声,他顺着杰克的豌豆滑倒地上去,钻进洞里与拇指姑娘握手。长发公主把头发放下来,让阿多爬上城堡,白雪公主给他没有毒的苹果。

他还没来得及跟灯神许愿望,买火柴的小女孩的火柴就都灭掉了,快乐王子赠给他漂亮的红宝石,小美人鱼坐在石醮上歌唱。

阿多幸福的快要流下眼泪。

 
 

终于到了老国王的房间门口,阿多接过爱丽丝给的变小饼干,悄悄的从门缝溜进去,再重新变大。

国王的房间静悄悄的,书桌上落满了些灰尘,阿多记得以前来皇宫参观,会看到国王桌子上满满的童话,可现在什么也没有了,连充满芳香的牛奶红茶也不见了。

阿多有些伤心,不过很快缓过神来,去找最后一个抽屉,那个抽屉与旁边的都不同,色彩斑斓,还画了一只小鹿斑比在上面,阿多开心极了,急忙去拉开它,却发现上了锁。

没有钥匙,小兵也显然愣了一下,明明之前都没有上锁的啊,难道就这么功亏一篑了吗?!

阿多咬紧牙关,开始用力的拉拽那抽屉,他有种感觉,如果这次不打开它的话,他以后就再也无法看童话了,他着急的拉着抽屉,不顾它发出的巨大声响,抽屉的边缘有些被磨坏了,掉下细小的木屑。阿多用力的拽啊,拽啊,汗水和泪水流满了脸颊,终于,抽屉卡拉一声,被打开了。

里面落满了灰,只有一本彼得潘孤零零的摆在里面。

那是世界上最后一个童话。

门突然开了,阿多惊慌的藏起那本书,门口站着新国王,冷峻的目光盯着阿多。

阿多觉得有什么要发生了。

“阿多…阿多!书!书!”小兵突然喊了出来,阿多慌忙看向自己的手,发现刚刚的那本彼得潘竟然变成了灰尘,被不知从哪里来的风吹散了。

“为什么?”阿多委屈的看着新国王。

“因为你长大了。”国王冷冰冰的说,示意阿多看向一旁的镜子,阿多转过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浑身脏兮兮的,虽然看起来还有几分稚嫩,但毫无疑问已经不是孩童的模样了。

阿多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钻不进床底了,也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不能再用儿童餐具了。

 
 

“原来我不是长不大的彼得·潘啊。”

 
 

阿多喃喃的说,小兵也化作了一阵灰,忽的不见了。

 

授权

评论

热度(13)

张鹋

很容易断气